-->

荒島奪妻

冬天。

窗外,雪花飛舞,冷風刺骨。天色已經不早了,滿園的樹木枝椏交錯,沾上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後的窗戶是大開著,迎進屋子裏的不僅是冰冷的意,還有更多的暗。

那盞老舊的台燈豎立在桌子上,沒有人去打開它。襯著在風裏飄蕩的窗紗,像個修長的黑色剪影。室內的空氣寂靜而沈悶,寒意和暮色也在同時加重著。

男主阿蒙坐在沙發上,原來握在手上的酒杯,早不知何時的掉落在地上,他眼光無意識的看著窗外,被數不清的昏暗裹在其中,他從午後就這麽一直坐著,屋子裏早已經沒有了溫度,但他始終穿著單薄的長體睡衣,這會兒的身體早已不勝寒力。可是他無意於移動,就想這麽一直靜靜的。

一會兒,門打開了,光線也射入進來,門口處,妻子阿蘭剛從醫院回來,手裏拿著一張手術證明書,她靜靜的看著阿蒙,心頭恩愛之情瞬間孕育而生,她緩步來到了阿蒙的身邊附身蹲下,容顔輕輕的依靠在阿蒙的膝蓋上,長發及腰的靜止著。

阿蒙偏過頭,輕輕的撫摸著妻子的長發,目光看向了那一片夕陽,似乎感到外邊的冷風已經沒有了涼意,暮色彷彿更佳嬌豔了,那張放在茶幾上的人工流産證明書被吹向了窗外,不見蹤影,這一切都已過去,而嶄新的生活在等待著他們!

開端:

昨夜莫名的一場大火把阿蒙的酒吧燒成了灰燼,阿蒙坐在了地上,苦澀接連而來。遠處,妻子邊跑邊叫著丈夫的名字,到了跟前兒阿蒙也沒有起身。

妻子蹲下身來,雙手輕握著阿蒙的小臂,「老公,別灰心,你振作起來,我們可以從新再來的!」

妻子說話安撫著阿蒙。此時的阿蒙心中那美好的願景破碎了,這是他幾年來積攢下的心血,是對未來美好動力的依仗,是一切的嚮往!結果,付之一炬。

「哎……」一聲歎息表達了阿蒙的千言萬語!他和妻子同時站了起來,最後看了眼那一片狼藉,低下頭,在妻子的依扶下,落魄的轉身離去。

一個月後,阿蒙以白菜的價格賣掉了酒吧,酒家的追討讓阿蒙的資金所剩無幾,他在到處尋求幫助,想重整旗鼓。可是,朋友的缺席,親戚的避讓,一眨眼間阿蒙的世界全變了,昔日的恩歌笑語不在重現,隻有那嘲笑,旁觀,寡親在耳伴著他。

一周後的阿蒙,身體忽然失去了力量,搖搖欲醉的從此在家中不思勞作,整日關在屋子裏喝著劣質的白酒,昏昏沈沈的……

下午時分。

阿蒙躺在了床上,雙眼就這麽一直的盯著天花闆,懶散在空白中。這時,開門聲響起,「老公,我回來了。」妻子熱情洋溢的聲音響起。

她走了進來,把一大堆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阿蒙看了過去,這是妻子一天的工作所得,現如今的他卻靠著妻子打散工來養活自己,心裡過意不去的同時過多的是感激,他從床上起身走了過去,一把拉過妻子,雙手環繞在妻子的腰肢上,親了下妻子的額頭,然後就這麽一直定格的看著她。

這是妻子最喜歡的親密方式,她此刻的表情充滿了情動之意,雙眸潤光四射的看著阿蒙。

「老公,快趁熱吃吧,一會就涼了。」妻子輕輕的說道。可她的手卻漸漸的放在了阿蒙的腰上,感受著熟悉的喜愛,閃爍著真摯的眸光。阿蒙沒有動,他也在感受著此刻。—至少我還有她—阿蒙心裡一直就這麽想著……

柔情過後的阿蒙坐了下來開始了狼吞虎咽,旁邊的妻子一直在看著他!阿蒙長的很帥氣,臉部稜角分明,有著絲絲的儒雅之氣,說是美男子都不足爲過, 1米 7的身高修長勻稱,中號肩寬和靈活的雙臂有著溫軟的包裹感,在俊俏的臉部下,尖尖的下巴剛好能抵住自己的額頭,這些不僅讓妻子再生初心純情,種種的過往使她的臉上逐漸紅潤了起來。

在愣神過後,發現阿蒙此刻正在看著自己,帥氣的模樣讓妻子的雙眸忽閃了幾下,趕忙低下了容顔,心手跳動著,香唇送進了一小塊食物輕嚼著,臉部在逐漸加熱中。阿蒙掰扯了一個雞腿,送到了妻子的面前,然後低頭開始大口咀嚼著。

妻子的香唇兩邊翹了起來,雙眸瞟向了阿蒙,睫毛彎彎。這時兩人再一次的四目相對,阿蒙滿嘴的油膩不動了,呆傻著問號。時間在停止的那一刻,妻子的小手放在了鼻下,輕輕的笑了下。

阿蒙不知所以,就這麽傻看著。妻子道:「慢點吃,我去給你倒點水喝」。

當妻子起身走開後,阿蒙的嘴巴又開始了活動。而他身後倒水的妻子看向了阿蒙,那狼吞虎咽的背景讓她的臉上顯露出極喜的惹人愛。

他們結婚已經 5年了,阿蒙比她小兩歲,21歲的他那時候還是個小酒保,一次酒吧的邂逅讓兩人認識了彼此。

那時的阿蒙就開始喜歡上了她,而她對阿蒙那憨帥的模樣也頗有好感。酒吧來玩的人很多,其中不凡有很多瘋狂追求她的有錢人,阿蒙不會花言巧語,又沒有錢,他很著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環繞在錦衣華服的周圍,皺眉苦臉的擦拭著手中的酒杯。

阿蒙的表情盡收在她的眼底,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她無時無刻的有心嚮往在阿蒙的面前,想深入認知他的一切。他們不時的相互觀望,但她走不開,而阿蒙則低下了頭默默的跳動著心髒!

阿蒙對她是情有獨鍾的,在心心相印的氣息中,在月老彎眉染指的安排下,交織的紅線拉扯讓她走到了阿蒙的面前,他們的眼眸四射在一起,碰出了愛情的火焰。他們在過後的交往中也從熟悉到心領神會,最後心手相握的走向了婚姻殿堂。

她不是富家子女,隻是臨時的小職員,這讓阿蒙甚爲感動,在戒指喜繞手指的那一刻,阿蒙覺得自己的一生值了。阿蒙不善於耍話,不過他那帥氣的模樣和憨態誠懇的表現就足以得到她的認可,她認爲內向男孩的心是火熱的,是真摯的,是可以託付的。是比那些花言巧語而又內心饑渴的雄性動物強 10倍100倍的。

過後的生活讓他們甜蜜親賴的照顧著彼此,但更多的是妻子對阿蒙無微不至的體貼,鼓勵和支持。她在主導著阿蒙的舒心愜意,這讓阿蒙的心裡很熱,並一往無前的投入到酒吧的事業當中,發誓要買一所大房子給妻子住,買更多的心意給妻子。但,禍福有命,在經過這個事情後,囊空如洗的阿蒙有些回不過神兒……

過後,他們撂下了碗筷。

「阿蒙,我們出去走走吧。」妻子說道。

「老婆,我有些累,想休息……」阿蒙還沒有把話說完,妻子一把就拽住了阿蒙的胳膊,調皮又不失嬌愛的拉著阿蒙就往外走。

阿蒙知道,這是妻子想讓自己出去散散心,看著妻子那關懷的殷切期待,沈悶的阿蒙隻能心隨愛妻之意走了出去,往目的地駛去。

海岸邊聳立著巨大的礁石,礁石與礁石之間,是柔細的沙灘,海浪撲打著岩石,發出裂帛般的呼嘯,沙子在海浪的前推後擁下被帶來又被帶走。阿蘭抓住阿蒙的手臂,赤著腳在海浪中一步步的走著,那些白色的浪花在他們的腳背上化成許許多多的小泡沫。

阿蘭擡起頭,對著阿蒙喜悅著微笑,高興的說:「阿蒙,我是那麽那麽的愛海,它很神奇,不是嗎?」小蘭說道。

阿蒙點了點頭算作是認同了。妻子見狀離開了阿蒙一段距離,站在了浪花的中央,海風讓她的連衣裙翩翩起舞著,配合著絕美的容顔,在夕陽的光輝下,像是在影動著芳華絕貌。

「阿蒙,我漂亮嗎?」妻子微笑著說道。

「漂亮,你是最漂亮的。」阿蒙的話音有些沈悶,但確實是真誠的。

「騙人,你不說實話。」妻子裝作生氣的模樣。

她低下了頭,腳趾在海浪中動來動去,像一條白色的銀蛇。阿蒙見狀,來到了妻子的身邊,柔情萬種的說:「小蘭,你不知道你笑起來有多好看,多笑笑,我想看。」

阿蒙誠懇的說道。妻子低下的容顔狡猾的眉毛舒展開來。阿蒙挽住了她的細腰,他們在海灘的浪花中平肩而行,當路過一塊礁石的時候,一個海浪卷了上來,差點濺濕了她的衣裙,她尖叫著,笑著跑上岸去,站在海浪所不及的地方大笑,沒有緣由的笑著,彷彿隻是爲了她想笑而笑。

繞過了一片礁石,她忽然失去了蹤跡,阿蒙走了過去,卻沒有發現妻子的身影,這時,妻子在另一側冒出了頭,捂著香唇哈哈的笑著,阿蒙快步走了過去,同樣沒有見著,彷彿剛才看見的是虛幻的倩影。

阿蒙的心情被調動了起來,他追了過去,她又隱在另一塊礁石的後邊,就這樣,他們在礁石與礁石間兜起了圈子,迷藏在其中。

最後快要被發現的妻子夾帶著難以壓抑的輕笑,徑直的跑了出去,百靈鳥般的笑聲在海岸線上歡快的唱鳴著,氣急的阿蒙快速的追了過去,他們一前一後暢快的奔跑著。阿蒙跑在妻子的跟前,抓住了她,兩人一起滾到在沙灘上面,喘著氣,笑著,叫著。然後,一下子,兩人都不在笑了,隻是深深的,深深的凝望著對方。

阿蒙把阿蘭的雙手深深的壓在沙子中,情動的吻著妻子的香唇,隨後依附在妻子的胸前,心中感激著妻子給她帶來的美好,這是無法分享而又帶不走的東西……

夕陽即將落下,兩人攜手同行著,在這浪漫典雅的愛情節點上,兩人心中都裝著彼此,裝著彼此的未來。潮汐輕輕的退去了,貌似它不想打擾兩人的親密情感,阻礙他們的前行方向,隻是在一旁傾聽著他們的細語,微笑綻放著層層疊疊的浪花。

「阿蒙,看,海水退潮了」,阿蒙偏過頭望了過去。

「潮起又潮落,好時光匆匆過。」妻子再次的和阿蒙說道。

「是啊,潮起又潮落,人生的真諦。人總有失去的,得到的,想要的,時光匆匆,歲月如梭,美好快樂的一切是需要倍加珍惜的,這是某些東西無法衡量的。」

阿蒙的心中在思考著,漸漸的,釋然著,最後他那頭上的沈悶消失在潮落中,應聲而來的是清澈的目光。

「小蘭,我們出去玩吧,好久沒有出去散散心了。」

「好啊,好啊,明天我們就出發吧!」妻子高興的答應著,背手緊握的在前邊跳動著,更多的是她對阿蒙心情好轉的欣喜之態。而阿蒙則是在小蘭的身後看著,對於他來說,更多的是感動!

第二天上午,一夜纏綿的兩人懷抱在溫床上,陽光射了進來,照向了他們的臉頰,他們都已醒了,睡意在松動,隻是他們不願意離開彼此,帶著洗禮後的淡淡微笑,朦朧在性福的軟床上。

阿蒙睜開了雙眼,看了過去,妻子小蘭在他的胸前依戀著,像個乖巧的小貓。阿蒙的手掌撫摸著阿蘭那白嫩的細臂,她鼻子動了動,漸漸的,露出了微笑,靠的更緊了。阿蒙親了下阿蘭的額頭,看著天花闆,回想著幸運和福氣。慢慢的,他們回籠覺迷在一起,平靜而溫馨……

日上三竿,阿蘭率先醒了過來,此時正在阿蒙那帥氣的臉上畫著圈圈,很認真的那種,不一會阿蒙就被畫醒了,他在眯著眼享受著妻子的動作。

「大帥哥,該起床了,太陽都照到屁股上了!」小蘭說道,

這時她的手指在阿蒙的鼻尖上來回的摩擦著,有些淘氣,有些不懷好意的越來越快。阿蒙睜開了眼,答應了一聲,然後快速的壓在了小蘭的身上,雙手並用,嬉鬧了起來,他們此時的心情很不錯,床單被褥散落在地上,枕頭在空中飛舞著,尖叫聲和大笑聲在房間中回蕩著,赤身相對,追逐打鬧在意猶未盡中。

累了,兩人就躺在床上休息著,喘著氣,不時不吃虧的拍打著彼此。最後阿蘭躺在阿蒙的肚皮上,像是已勝利者的身份舉起了雙臂,小手掌對著天花闆打著手勢,然後又落下,雙手交叉在胸前,手指跳動著。

阿蒙累壞了,每次的打鬧他或多或少的總是吃虧,不是他鬧不過,因爲他甘願這樣,即使力量在加重,他總是有所保留,最後在美人的揮動中俯首稱臣,然後在挑起戰端,持續在小孩子的玩樂中。

窗戶是關著的,外邊的鳴笛聲此起彼伏,時間已經過了中午,屋子裏很熱。阿蘭起身想去打開窗戶,被阿蒙攔下了,他主動的,謹慎的移動到窗戶的位置,小心的左顧右盼著,後邊的阿蘭見狀,輕笑了起來。

阿蒙見周圍的環境很安全,他大開了窗戶,微風襲來,心曠神怡。回頭看了看阿蘭,上下移動著目光。阿蘭見狀,原本開放式的自己,突然間變的拘謹起來,然後,徘紅了一片。阿蘭道:「不許看,阿蒙壞蛋,轉過去!」

阿蒙道:「不轉,我喜歡看,好看!」

「哼,壞蛋!」說著阿蘭就往浴池中走去,徘紅的容顔帶著自然的微笑效益。

阿蒙看著妻子的離開,活色生香,美不勝數,真實的展現了女人獨有的輪廓,光滑圓潤,細膩潔白,緊湊彈嫩,這些都在阿蒙的眼前繚繞。她的腳步輕盈而優雅,移動的秀發就像在空中飛舞著,藝術品的結晶讓阿蒙的陽剛激勵出慾望的呼喚,生動的橋梁直達深處。他,沖進了浴池。裏邊傳來了抵抗的溫柔,漸漸的,被沐水沖刷成育人姿態。

下午時分。

「老婆,好沒好,你想美死幾個啊!」阿蒙催促道。

此時阿蘭正在化妝台前打扮著自己,如盛開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當聽見阿蒙的聲調時,「哎呀,別急,討厭。」妻子回頭瞪了阿蒙一眼。

就這一下,這讓阿蒙精神抖擻的流連忘返,阿蘭太美了,他忍不住走了過去,雙手觸摸著阿蘭的秀發,看著鏡子中的美妻。

「好了,好了!」阿蘭邊說邊順勢輕捋兩遍柳條般的長發,站了起來。

「就你急!」阿蘭生氣道。阿蒙呵呵的傻樂著。

「你笑什麽?」妻子問道。

「阿蘭好看!」阿蒙回到。

阿蘭聽到後很開心甜蜜,她挽住了阿蒙的手臂,喊了一聲出發,兩人來到樓下發動了汽車,向著旅遊社駛去。

這座城市是旅遊勝地,而阿蒙他們去的地方是最繁華的地段,人流十分的喧嘩。一個個旅遊團在旗幟的帶領下,陸續的穿梭在車水馬龍之間,體驗著即將到來的休閑與放鬆。

此刻,在另一側,阿蒙和妻子正在瀏覽著琳琅滿目的旅遊廣告,貨比三家的挑選著。

阿蒙剛剛破産,所以兩人還不想挑選套餐多而貴的旅遊團,隻是遊走在低位價格的旅行社之間,聽著導遊華而不實的介紹。

已經過了 1個多小時了,兩人還沒有選好,是比較郁悶的。而就在這時,不遠處,一家看似有些規模的旅行社此時正在做著宣傳,擴音設備的音量很大,蓋過了人流湧動的喧鬧聲,吸引了過多的人流前去。

原來這家旅遊公司此刻正在擴展業務,宣傳合作景點的旅遊項目,名額有限,給予4折優惠,地點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旅遊勝地,郵輪接送,純淨遊,送3小時SPA ,特色篝火晚會等一系列優惠活動。

當聽完這些後,阿蒙和阿蘭被吸引了,隨後他們在一起商量著,覺得這家旅行社很實惠,最後做出了決定,隻見已經有不少人都已經交錢報名了,阿蘭催促著阿蒙趕緊報名,阿蒙快速的擠進擁堵的人流中,幸運的是,到了阿蒙的手上,已是最後兩張優惠券。

在阿蘭期待的目光下,阿蒙來到她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票子,阿蘭接過票單欣喜著,這樣的價格不僅讓他們可以承受,還能更好的遊玩,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一起享受著二人世界。

到了暮夜,阿蒙和阿蘭坐在旅行社的長凳上等待著工作人員的安排,他們往返取回的行李已被托運上船,此時正在一起喜悅著。

俊男靚女在這裡引起了不少的矚目,特別是阿蘭的吸引力,最美女人花,從含苞到凋謝隻是瞬間芳華,從吐綠到葉落隻是傾城一夏。

如今,阿蘭的青澀早已不複存在,時間的滋養讓她猶如開放的花蕾,生如夏之花的燦爛,是傾國傾城而風姿綽約的美女,出水芙蓉花,漂亮一詞在這裡是在貶低她的容貌,即使是現在她還輕帶著鴨舌帽。

阿蘭的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化得剛好的眼影,那粉嫩的嘴唇性感完美,尺寸剛好,標準的瓜子臉,聰明的杏仁眼,一頭青絲黑發披在肩上直達腰間,發梢柔軟而彎曲,就等摘帽後襯托出的蓬鬆性感,靚麗人間。

那胸前斑點整體三色蕾絲的長款緊身體恤將她那原本就白皙的皮膚襯托的更加的白嫩,在這炎炎的夏日,潔白的肌膚和完美的曲線總是讓她的意願留念出了年輕的奔放,讓女人煩擾的 S型身材環顧在她的周圍。她那2尺2的腰間盈盈一握若無骨,緩緩撫下盤有情。

在豐盈的胯骨下,修長潔白的美腿將她那挺飽的臀部修飾的更佳豐盈圓潤,緊緻挺翹。唯一讓她苦惱的是,她那挺拔的 G胸,在外人的關注下,何時不再徘紅,不在羞澀。

不過,此時,在胸前衣著斑點的掩蓋下,自然融合,玉立芳華,從此不在桃紅,也不容侵犯。這對男女在一起是如此的般配,甚至觸發了男性情侶的比對雙飛,或許這就是運氣吧。

翁……

郵輪的鳴笛聲在外邊響起,緊接著一個身穿海藍色的導遊小姐走過來,督促著大夥循序的上了遊輪。阿蘭和阿蒙來到預訂的客房,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阿蘭一下躺在了床上,大聲的尖叫著,然後快速的起身,在舷窗位置高舉雙手興奮的看著。

阿蒙也很高興,他跟了過去,雙手觸摸著阿蘭的小腹,同樣也看著外邊。船鳴笛的聲音再次的響起,船在緩慢的移動著,離繁華的城市越來越遠,駛入海洋深處。這時,舷窗的周圍閃爍著五顔六色的光芒,火花飄落在了大海之中。

「放煙花了,阿蒙,我們出去看看吧?」阿蘭說。

「走,去看看。」

甲闆上,集中了很多的人群,男男女女都在注目著天上的美景。

「哇,好漂亮啊!」阿蘭興奮的叫著。

她牽手阿蒙跑到了柵欄邊,這時,一連貫的煙花直奔長虹,在夜色中閃爍出亮麗多彩的顔色,引來了一片喝彩驚歎之聲。隨之而來的是主持人的開場白:「女士們,先生們,請允許我說兩句,我謹代表自己,船長老夏和他的船員,熱烈歡迎你們乘坐夢想少女號的處女航。」

「哦……啊……」——乘客們高昂開心的吶喊著。「在這艘油輪上的幾十名工作人員都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讓你們夢想變爲現實,就在今晚,看到大家,如此美麗,如此優雅,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大家讓我的夢想成真,也同時祝願大家也能夠心想事成,萬事如意,爲了大家,爲了夢想少女號,美好時光永駐!」

嗖……又是一連貫的煙花在空中飛舞,在乘客一片喝彩中,緊接著載歌載舞,雜耍雜技,以及可口的食物陸續的來到平台上,大家的心情都被調動在快樂之中。

阿蒙和阿蘭穿梭在人流中,他們相互送著口中的食物,和其他人一起鼓掌喝彩,合影留念,玩的不亦樂乎。一直到深夜,兩人都在意猶未盡中回味著,在房間中興奮的睡不著覺。

在大海中,原先風平浪靜的海面,蕩漾著。流離失所的海鷗在遠處鳴叫著,像離弦的箭一般從遠處飛過來,叫聲逐漸消失在遠方。駕駛艙內,船長老夏和 3副正在喝著小酒,侃著黃嗑,抱怨著以前工作上的得失。

「媽的,上一次在淺海的那批走私貨要不是叫海警包圓了,興許這時候老子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呢!」

「行了,夏哥,要不是你反應快,直接跳海了,弄不好現在你在局子裏蹲號子呢。」——三副。

「我反應快,靠,你小子比黃鼠狼還精,第一個跑的就是你,跑的時候也不大聲招呼下我,害得我差點被抓」——老夏。

「當時我不是沒有看見你嗎,時間來不及了」——三副。

「切」——老夏。

「夏哥,別生氣了」——三副隨手給老夏點上了一根煙,「哎,真懷念在港口的那個時候」——老夏。

「是不是想王寡婦了,呵呵,你發現沒,船裏有個小妹子,哇塞,真特麽絕了,還和我照過相」——三副。

「嗯?我看看,呦呵,這小妮子水靈,波大,哎呀,真過癮啊」——老夏。

「夏哥,是不是想……」——三副。

「打住,這可不是以前啊,此一時彼一時,你小子可別胡來」——老夏。

「哎呀,我就說下嘛,閑著也是閑著。」——三副。

「不過這小妮子真不錯,他要是這樣……在這樣……啊哈哈!」

老夏和三副,就在他們誇張淫談的時候,天空中下起了連綿的小雨,遠處閃爍著雷電光影,駕駛艙內的衛星天氣系統閃爍著紅色的感歎號,風暴即將來臨,而此時的他們還在意淫手機中的美女阿蘭,這時候,興起的他們各自看起了老相好的自拍視頻,殊不知危險即將來臨。

走廊深處的一間客房中,阿蒙和阿蘭在溫床上看著今天的自拍,說著之前發生的趣事。一段時間後,或許是興奮的緣由,或許是酒精在作怪,阿蒙的手賤賤的放在了阿蘭的大腿處滑摸著,溫唇在阿蘭的臉上像枝條般的柳過。

「幹嘛!阿蒙?」小蘭問到。

「嘿嘿,阿蘭,我們要個孩子吧!」阿蒙回道。

「哎呀,這是在船上啊!」阿蘭。

「沒事,在那不一樣,來,親親!」阿蒙。

「不要,壞蛋!呀!哈哈……」阿蘭阿蒙。

「等一下,我先去洗個澡,哎呀,就你猴急。」

阿蘭,掙脫後,阿蘭走向了浴室,回頭看了一眼阿蒙,著急的模樣讓她忍不住輕笑了起來,然後飄然的走向浴間的門口,在關門的時候,豐滿苗條的身型在門框即將合上之時,曲身劃出了優美的圓圈,挑逗著阿蒙的心情,就在阿蒙欲動的想要進去時,插銷聲響起,終止了蒙動……

20分鍾過後,淋雨中的阿蘭感到船在輕輕的左右搖擺著,沒有在意。可時間越長,空間的搖擺在加重著,過後,浴室中的洗發水掉在了地上,緊接著阿蒙的敲門聲響起,很急切的叫著自己的名字。

阿蘭簡單收拾好後,開了門,面前的阿蒙突然向右邊一閃,閃在了旁邊,接著阿蘭看到台燈忽暗忽明的在地上斷斷續續的閃爍著。

「阿蘭,快出來,我感覺不對勁。」——阿蒙。

「啊?怎麽了」——阿蘭。

「你看外邊」——阿蒙。

阿蘭隨著阿蒙的目光看去,隻見舷窗的外面,洶湧澎湃的海浪拍擊著船體,濺起一陣陣浪花,外面烏雲密布,每當電閃雷鳴之時,甚至能看見海洋的波瀾起伏,兇猛無比,襯著雷電交加,像是被點燃了,在無底的大海中燃燒著。

這時門口處傳來了喧嘩聲,阿蒙打開門,看見經理正在勸說安慰著乘客,乘客們都很緊張,在解說下,小孩的叫聲,大人的議論聲,生氣聲,害怕聲亂作一團。而在他們上方的駕駛艙內,老夏一籌莫展的看著羅盤和氣象衛星。

「真倒黴,出師不利,喪氣!遇上 8級台風了,就這破船,還沒到邊緣,肯定翻了!」——老夏。

「那怎麽辦?老大?」——三副。

此刻他們的位置已經快要到達紅色警戒區域,即將面臨更大的風暴。

「哎,來不及了,棄船吧,在等下去,連一線生機都沒有了」——老夏。

「這……」——三副。

「還愣著幹嗎,不跑等死啊」——老夏氣急道。

「那他們?」——三副。

「靠,自己都保不住了,還浪費時機管別人的死活,你想做活菩薩就去做,死了別怪兄弟我沒提醒你!」——老夏。

「哎,老夏,等等我……」——三副。

他們連警報也沒有做,穿上救生衣,匆匆跑向了船弦的位置,準備卸下皮艇。而就在他們離去的時候,駕駛艙內,對講機裏傳來了經理詢問的聲音……

走廊裏的乘客在經理的勸說下,陸續的回到了屋中。阿蒙合上門後,發現妻子在舷窗前,她回過頭,「阿蒙,你快過來看看。」——阿蘭。

阿蒙走了過去,隻見外邊有兩個人在船舷處準備卸下救生艇。阿蒙一眼就認出其中的一個人是船長老夏,而另一個被阿蘭認了出來,正是和她留過影的三副。

隻見他們一個上了皮艇撤繩子,另一個很急切的搖動著拉杆。看到此情景,阿蒙和阿蘭馬上就猜想到這二人的目的是什麽。

阿蒙說道:「阿蘭,快穿上衣服,我去告訴經理一聲。」

「老公,小心點。」——阿蘭。

阿蒙開門後飛快的跑向了經理室,可是發現沒有人,正當準備返回時,隻見一個人從另一頭的艙門跑了出來,渾身濕漉漉的,他匆匆在櫃子中取出了一件救生衣後,然後原路返回的跑了出去。

阿蒙一眼就認識那個人,正是經理,從他的動作來看,這讓阿蒙心中冒出了不好的念頭,他趕緊跑回臥室,妻子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在看見經理他們在外邊忙碌著逃命。

「老公,你快看!是經理。」——阿蘭。

阿蒙看了看,趕緊拉住了阿蘭的手,「老公」——阿蘭輕道。

「別說了,快跟我走!船好像有危險了,他們在逃命」——阿蒙。

此時的船搖晃的更佳厲害了,甚至聽到了船體滋拉滋拉的聲響。在駕駛艙內的儀表上,郵輪的坐標即將進入紅色區域……

阿蒙拉著阿蘭飛快的向前跑著,大聲叫著,順便敲著客人的房門,遊客出來後,阿蒙把剛才的情況告訴了衆人。有的害怕,有的不相信,有的因爲被打擾而謾罵著,更有甚者要動手打阿蒙。

阿蒙沒辦法,先把救生衣給妻子穿上,隨手給自己拿來一件,然後大聲的說道:「你們相信我好嗎,我真的看見他們逃命了,大家趕緊逃命吧!」

「喂,你不要亂說。真的嗎?你看船晃的這麽厲害,一旦……不會吧。」

衆人七嘴八舌的說著。隻有零星的幾人過來取了救生衣,阿蒙把救生衣全部都拽到地上。

「大家快來,把……」——阿蒙。

轟隆隆咯吱吱的聲響傳來,船體已30度角傾斜著,所有人都晃在一旁。突然,有人喊道:「船要沈了,我看見船長他們在逃命!」——乘客。

衆人聽到後,嘈雜聲亂作一團,時後乘客無不爭搶著救生衣。轟隆隆咯吱吱……

「阿蒙,我們快走吧」——阿蘭催促道。

當阿蒙領著阿蘭來到外邊,海水迎面撲了過來,漫天的烏雲伴隨著裂開的狂風,他們被襲到了一旁。

「阿蘭,你沒事吧?」阿蒙說道。

「老公,我沒事!」阿蘭回道。

在扶起阿蘭後,阿蒙左顧右盼著,眼見船長老夏他們在另一頭,阿蒙帶著阿蘭在狂風的肆虐下,不斷的跌倒爬起,向著他們跌撞走去。就在這時,在不遠處,一個滔天大浪醞釀而成,巨浪排空洶湧無比。阿蒙和阿蘭都以看見。

「老公!」阿蘭輕聲道。

「別怕,有我在!」阿蒙硬聲道。

來不及過去了,阿蒙讓妻子扶好柵欄,在離自己幾米處有一個救生圈,阿蒙爬了過去,摘下後,回到妻子的身旁套在了她的身上。

阿蒙知道妻子不會水,自己脫下了上衣,連帶著救生圈一起系在了阿蘭的身上,防止阿蘭脫手。

「老公,你的呢?」阿蘭問到。

「沒事,我會水,我就在你身旁」阿蒙回道。

阿蒙看了看那巨浪滔天,此時已經來不及了,更來不急過多的感動,阿蒙牽著阿蘭的手,來到船舷邊,先讓阿蘭越了過去,浪花在拍打著他們,隻要一不留神,就會被卷下水中。

最後,阿蘭死死的拽住阿蒙的手,阿蒙也握的很緊,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後,在巨浪來臨之前,縱身跳下,渺小的遠去。

而船長老夏他們,在即將完成下降時,經理看見了那龐大的巨浪,一心逃命的他,膽戰心驚的順著繩子而下,率先一越,跳到了皮艇上,可是,帶來的搖晃讓上邊的三副不慎墜入海中,在老夏的咒罵中,他正在快速的解開繩索。

這時船長老夏也發現了巨浪,他縱身一跳,把住了繩索,順勢而下,可是,經理的繩索早已解開,船長老夏撲了個空,直線落入水中。

甲闆上,陸續出來了部分乘客,哭喊著,摔倒著,被迎面而來的巨浪吞噬了,船體瞬間側翻,滲水而入,走廊來不及逃出的乘客被沖了回去,而經理也被郵輪的側翻砸入了水中。

巨浪揮下,由於它過於巨大,阿蒙和阿蘭也被波及其中,在那一刻,阿蘭緊緊的抱住阿蒙,眼中出現了決然之色,阿蒙喊著讓阿蘭和他快速的向前遊動,海水灌入口中,嗆住了阿蒙,也覆蓋了這對夫妻。

遠處的郵輪在掙紮著,逐漸的,那點光明消失在黑暗之中。天空中傳來了撕裂般的怒吼,閃電就像猙獰的刀戈,它怒不可遏不停的攪動著黑色的海洋,在咆哮中,閃著憤怒的光芒。

在狂暴的海水之下,支吾著聲響,一對生命在掙紮著,他們都已經很累了,漸漸的,相擁而睡,入夢境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阿蘭翻了個身,在家中習慣的抱住了旁邊酣睡的阿蒙,隻不過,卻抓不住真實的感覺。阿蘭迷糊的睜開了眼,耳中傳來了叫聲,逐漸的清明,發現四周的環境異變,霧氣騰騰,一隻海鷗在救生圈上拍打著,然後離去。

阿蘭環顧著四周,卻沒有看見阿蒙的身影,她焦急了,大喊著阿蒙的名字,可無人回應,她哭了。

就在這時,她聽見遠處有人在叫著她的名字,漸漸的清晰,那是她熟悉的聲音,阿蘭馬上大叫著對方的名字,遊動著,隨著距離的加近,阿蒙的身影出現在了阿蘭的面前,還帶來了一根漂浮的木頭,他們喜極而泣,擁抱著。

在一個日夜過後,霧氣還沒有散去,他們就這麽漂著。嘩啦的一聲響,緊接著又一聲,阿蘭率先醒了過來,隻見面前一個背鰭潛出水面,阿蘭眼睛瞪大,使勁的拍打著阿蒙,阿蒙醒來後也是驚恐失色,隻見一群群鯊魚從他們的身邊經過,甚至有幾條大個的在打轉觀察著他們。

阿蘭害怕,摟住了阿蒙,鯊魚數量太多,觸碰到了他們的身體,阿蘭尖叫著,它們太多了,又有幾條在旁邊虎視眈眈,時間久了,恐生事端。此時的阿蒙讓阿蘭扶住木頭別動,然後深深看了一眼阿蘭後,阿蒙遊向了那幾條虎視眈眈的鯊魚位置,「來啊,吃我啊,吃飽了好滾蛋……」

阿蒙叫喊著,不停的拍打著水面。阿蘭明白了,她大聲的叫著,想讓阿蒙回來,但她不會遊泳,艱難的移向阿蒙的位置,眸中帶著霧氣。可就在這時,鯊魚群突然集體轉向,走開了。

阿蒙不知道爲什麽,他來到妻子的身邊,在阿蘭淚水的捶打下,時後,呵呵的傻笑著。就在阿蒙覺得自己很幸運的時候,撲通,一條巨大虎鯨飛躍而起,隨之而來的是它的家庭成員,阿蒙嚇著了,也明白了。

在妻子以性命同雙的威脅下,阿蒙發誓答應妻子不在做傻事。於是,兩人又漂浮了 1天,可是到了晚上,阿蘭生病了,她很冷,在哆嗦著。阿蒙緊緊抱住她好讓她暖和點,又過了一天,他們在饑餓,脫水的困擾下,已經即將力不從心,昏昏沈沈的。

一個晴天的早上,在一個小島的斷崖高處,一個駝背的怪人站在這裡,他看著遠處的浮木,拿起了兩根木頭,連著網,離開了。

顛簸聲,風聲在阿蒙的耳中環繞著,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下一下的合著眼皮,映入眼簾的是藍藍的天,和天上的鳥,接著他偏過頭,看到了妻子的容貌,隨著移動的滋拉聲響,阿蒙知道他們得救了,他咳嗽了一下,緩緩的起身回頭看去。

「你醒拉」——怪人,阿蒙在仔細的看著,當他看清楚那個人的模樣時,心頭一跳,隻見那人一個臉大一個臉小,彎彎的背上還有著一個大包,阿蒙心中想到:「怪物!」

「別動了,我拉你們到安全的地方。」——畸形男

冬天。

窗外,雪花飛舞,冷風刺骨。天色已經不早了,滿園的樹木枝椏交錯,沾上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後的窗戶是大開著,迎進屋子裏的不僅是冰冷的意,還有更多的暗。

那盞老舊的台燈豎立在桌子上,沒有人去打開它。襯著在風裏飄蕩的窗紗,像個修長的黑色剪影。室內的空氣寂靜而沈悶,寒意和暮色也在同時加重著。

男主阿蒙坐在沙發上,原來握在手上的酒杯,早不知何時的掉落在地上,他眼光無意識的看著窗外,被數不清的昏暗裹在其中,他從午後就這麽一直坐著,屋子裏早已經沒有了溫度,但他始終穿著單薄的長體睡衣,這會兒的身體早已不勝寒力。可是他無意於移動,就想這麽一直靜靜的。

一會兒,門打開了,光線也射入進來,門口處,妻子阿蘭剛從醫院回來,手裏拿著一張手術證明書,她靜靜的看著阿蒙,心頭恩愛之情瞬間孕育而生,她緩步來到了阿蒙的身邊附身蹲下,容顔輕輕的依靠在阿蒙的膝蓋上,長發及腰的靜止著。

阿蒙偏過頭,輕輕的撫摸著妻子的長發,目光看向了那一片夕陽,似乎感到外邊的冷風已經沒有了涼意,暮色彷彿更佳嬌豔了,那張放在茶幾上的人工流産證明書被吹向了窗外,不見蹤影,這一切都已過去,而嶄新的生活在等待著他們!

開端:

昨夜莫名的一場大火把阿蒙的酒吧燒成了灰燼,阿蒙坐在了地上,苦澀接連而來。遠處,妻子邊跑邊叫著丈夫的名字,到了跟前兒阿蒙也沒有起身。

妻子蹲下身來,雙手輕握著阿蒙的小臂,「老公,別灰心,你振作起來,我們可以從新再來的!」

妻子說話安撫著阿蒙。此時的阿蒙心中那美好的願景破碎了,這是他幾年來積攢下的心血,是對未來美好動力的依仗,是一切的嚮往!結果,付之一炬。

「哎……」一聲歎息表達了阿蒙的千言萬語!他和妻子同時站了起來,最後看了眼那一片狼藉,低下頭,在妻子的依扶下,落魄的轉身離去。

一個月後,阿蒙以白菜的價格賣掉了酒吧,酒家的追討讓阿蒙的資金所剩無幾,他在到處尋求幫助,想重整旗鼓。可是,朋友的缺席,親戚的避讓,一眨眼間阿蒙的世界全變了,昔日的恩歌笑語不在重現,隻有那嘲笑,旁觀,寡親在耳伴著他。

一周後的阿蒙,身體忽然失去了力量,搖搖欲醉的從此在家中不思勞作,整日關在屋子裏喝著劣質的白酒,昏昏沈沈的……

下午時分。

阿蒙躺在了床上,雙眼就這麽一直的盯著天花闆,懶散在空白中。這時,開門聲響起,「老公,我回來了。」妻子熱情洋溢的聲音響起。

她走了進來,把一大堆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阿蒙看了過去,這是妻子一天的工作所得,現如今的他卻靠著妻子打散工來養活自己,心裡過意不去的同時過多的是感激,他從床上起身走了過去,一把拉過妻子,雙手環繞在妻子的腰肢上,親了下妻子的額頭,然後就這麽一直定格的看著她。

這是妻子最喜歡的親密方式,她此刻的表情充滿了情動之意,雙眸潤光四射的看著阿蒙。

「老公,快趁熱吃吧,一會就涼了。」妻子輕輕的說道。可她的手卻漸漸的放在了阿蒙的腰上,感受著熟悉的喜愛,閃爍著真摯的眸光。阿蒙沒有動,他也在感受著此刻。—至少我還有她—阿蒙心裡一直就這麽想著……

柔情過後的阿蒙坐了下來開始了狼吞虎咽,旁邊的妻子一直在看著他!阿蒙長的很帥氣,臉部稜角分明,有著絲絲的儒雅之氣,說是美男子都不足爲過, 1米 7的身高修長勻稱,中號肩寬和靈活的雙臂有著溫軟的包裹感,在俊俏的臉部下,尖尖的下巴剛好能抵住自己的額頭,這些不僅讓妻子再生初心純情,種種的過往使她的臉上逐漸紅潤了起來。

在愣神過後,發現阿蒙此刻正在看著自己,帥氣的模樣讓妻子的雙眸忽閃了幾下,趕忙低下了容顔,心手跳動著,香唇送進了一小塊食物輕嚼著,臉部在逐漸加熱中。阿蒙掰扯了一個雞腿,送到了妻子的面前,然後低頭開始大口咀嚼著。

妻子的香唇兩邊翹了起來,雙眸瞟向了阿蒙,睫毛彎彎。這時兩人再一次的四目相對,阿蒙滿嘴的油膩不動了,呆傻著問號。時間在停止的那一刻,妻子的小手放在了鼻下,輕輕的笑了下。

阿蒙不知所以,就這麽傻看著。妻子道:「慢點吃,我去給你倒點水喝」。

當妻子起身走開後,阿蒙的嘴巴又開始了活動。而他身後倒水的妻子看向了阿蒙,那狼吞虎咽的背景讓她的臉上顯露出極喜的惹人愛。

他們結婚已經 5年了,阿蒙比她小兩歲,21歲的他那時候還是個小酒保,一次酒吧的邂逅讓兩人認識了彼此。

那時的阿蒙就開始喜歡上了她,而她對阿蒙那憨帥的模樣也頗有好感。酒吧來玩的人很多,其中不凡有很多瘋狂追求她的有錢人,阿蒙不會花言巧語,又沒有錢,他很著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環繞在錦衣華服的周圍,皺眉苦臉的擦拭著手中的酒杯。

阿蒙的表情盡收在她的眼底,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她無時無刻的有心嚮往在阿蒙的面前,想深入認知他的一切。他們不時的相互觀望,但她走不開,而阿蒙則低下了頭默默的跳動著心髒!

阿蒙對她是情有獨鍾的,在心心相印的氣息中,在月老彎眉染指的安排下,交織的紅線拉扯讓她走到了阿蒙的面前,他們的眼眸四射在一起,碰出了愛情的火焰。他們在過後的交往中也從熟悉到心領神會,最後心手相握的走向了婚姻殿堂。

她不是富家子女,隻是臨時的小職員,這讓阿蒙甚爲感動,在戒指喜繞手指的那一刻,阿蒙覺得自己的一生值了。阿蒙不善於耍話,不過他那帥氣的模樣和憨態誠懇的表現就足以得到她的認可,她認爲內向男孩的心是火熱的,是真摯的,是可以託付的。是比那些花言巧語而又內心饑渴的雄性動物強 10倍100倍的。

過後的生活讓他們甜蜜親賴的照顧著彼此,但更多的是妻子對阿蒙無微不至的體貼,鼓勵和支持。她在主導著阿蒙的舒心愜意,這讓阿蒙的心裡很熱,並一往無前的投入到酒吧的事業當中,發誓要買一所大房子給妻子住,買更多的心意給妻子。但,禍福有命,在經過這個事情後,囊空如洗的阿蒙有些回不過神兒……

過後,他們撂下了碗筷。

「阿蒙,我們出去走走吧。」妻子說道。

「老婆,我有些累,想休息……」阿蒙還沒有把話說完,妻子一把就拽住了阿蒙的胳膊,調皮又不失嬌愛的拉著阿蒙就往外走。

阿蒙知道,這是妻子想讓自己出去散散心,看著妻子那關懷的殷切期待,沈悶的阿蒙隻能心隨愛妻之意走了出去,往目的地駛去。

海岸邊聳立著巨大的礁石,礁石與礁石之間,是柔細的沙灘,海浪撲打著岩石,發出裂帛般的呼嘯,沙子在海浪的前推後擁下被帶來又被帶走。阿蘭抓住阿蒙的手臂,赤著腳在海浪中一步步的走著,那些白色的浪花在他們的腳背上化成許許多多的小泡沫。

阿蘭擡起頭,對著阿蒙喜悅著微笑,高興的說:「阿蒙,我是那麽那麽的愛海,它很神奇,不是嗎?」小蘭說道。

阿蒙點了點頭算作是認同了。妻子見狀離開了阿蒙一段距離,站在了浪花的中央,海風讓她的連衣裙翩翩起舞著,配合著絕美的容顔,在夕陽的光輝下,像是在影動著芳華絕貌。

「阿蒙,我漂亮嗎?」妻子微笑著說道。

「漂亮,你是最漂亮的。」阿蒙的話音有些沈悶,但確實是真誠的。

「騙人,你不說實話。」妻子裝作生氣的模樣。

她低下了頭,腳趾在海浪中動來動去,像一條白色的銀蛇。阿蒙見狀,來到了妻子的身邊,柔情萬種的說:「小蘭,你不知道你笑起來有多好看,多笑笑,我想看。」

阿蒙誠懇的說道。妻子低下的容顔狡猾的眉毛舒展開來。阿蒙挽住了她的細腰,他們在海灘的浪花中平肩而行,當路過一塊礁石的時候,一個海浪卷了上來,差點濺濕了她的衣裙,她尖叫著,笑著跑上岸去,站在海浪所不及的地方大笑,沒有緣由的笑著,彷彿隻是爲了她想笑而笑。

繞過了一片礁石,她忽然失去了蹤跡,阿蒙走了過去,卻沒有發現妻子的身影,這時,妻子在另一側冒出了頭,捂著香唇哈哈的笑著,阿蒙快步走了過去,同樣沒有見著,彷彿剛才看見的是虛幻的倩影。

阿蒙的心情被調動了起來,他追了過去,她又隱在另一塊礁石的後邊,就這樣,他們在礁石與礁石間兜起了圈子,迷藏在其中。

最後快要被發現的妻子夾帶著難以壓抑的輕笑,徑直的跑了出去,百靈鳥般的笑聲在海岸線上歡快的唱鳴著,氣急的阿蒙快速的追了過去,他們一前一後暢快的奔跑著。阿蒙跑在妻子的跟前,抓住了她,兩人一起滾到在沙灘上面,喘著氣,笑著,叫著。然後,一下子,兩人都不在笑了,隻是深深的,深深的凝望著對方。

阿蒙把阿蘭的雙手深深的壓在沙子中,情動的吻著妻子的香唇,隨後依附在妻子的胸前,心中感激著妻子給她帶來的美好,這是無法分享而又帶不走的東西……

夕陽即將落下,兩人攜手同行著,在這浪漫典雅的愛情節點上,兩人心中都裝著彼此,裝著彼此的未來。潮汐輕輕的退去了,貌似它不想打擾兩人的親密情感,阻礙他們的前行方向,隻是在一旁傾聽著他們的細語,微笑綻放著層層疊疊的浪花。

「阿蒙,看,海水退潮了」,阿蒙偏過頭望了過去。

「潮起又潮落,好時光匆匆過。」妻子再次的和阿蒙說道。

「是啊,潮起又潮落,人生的真諦。人總有失去的,得到的,想要的,時光匆匆,歲月如梭,美好快樂的一切是需要倍加珍惜的,這是某些東西無法衡量的。」

阿蒙的心中在思考著,漸漸的,釋然著,最後他那頭上的沈悶消失在潮落中,應聲而來的是清澈的目光。

「小蘭,我們出去玩吧,好久沒有出去散散心了。」

「好啊,好啊,明天我們就出發吧!」妻子高興的答應著,背手緊握的在前邊跳動著,更多的是她對阿蒙心情好轉的欣喜之態。而阿蒙則是在小蘭的身後看著,對於他來說,更多的是感動!

第二天上午,一夜纏綿的兩人懷抱在溫床上,陽光射了進來,照向了他們的臉頰,他們都已醒了,睡意在松動,隻是他們不願意離開彼此,帶著洗禮後的淡淡微笑,朦朧在性福的軟床上。

阿蒙睜開了雙眼,看了過去,妻子小蘭在他的胸前依戀著,像個乖巧的小貓。阿蒙的手掌撫摸著阿蘭那白嫩的細臂,她鼻子動了動,漸漸的,露出了微笑,靠的更緊了。阿蒙親了下阿蘭的額頭,看著天花闆,回想著幸運和福氣。慢慢的,他們回籠覺迷在一起,平靜而溫馨……

日上三竿,阿蘭率先醒了過來,此時正在阿蒙那帥氣的臉上畫著圈圈,很認真的那種,不一會阿蒙就被畫醒了,他在眯著眼享受著妻子的動作。

「大帥哥,該起床了,太陽都照到屁股上了!」小蘭說道,

這時她的手指在阿蒙的鼻尖上來回的摩擦著,有些淘氣,有些不懷好意的越來越快。阿蒙睜開了眼,答應了一聲,然後快速的壓在了小蘭的身上,雙手並用,嬉鬧了起來,他們此時的心情很不錯,床單被褥散落在地上,枕頭在空中飛舞著,尖叫聲和大笑聲在房間中回蕩著,赤身相對,追逐打鬧在意猶未盡中。

累了,兩人就躺在床上休息著,喘著氣,不時不吃虧的拍打著彼此。最後阿蘭躺在阿蒙的肚皮上,像是已勝利者的身份舉起了雙臂,小手掌對著天花闆打著手勢,然後又落下,雙手交叉在胸前,手指跳動著。

阿蒙累壞了,每次的打鬧他或多或少的總是吃虧,不是他鬧不過,因爲他甘願這樣,即使力量在加重,他總是有所保留,最後在美人的揮動中俯首稱臣,然後在挑起戰端,持續在小孩子的玩樂中。

窗戶是關著的,外邊的鳴笛聲此起彼伏,時間已經過了中午,屋子裏很熱。阿蘭起身想去打開窗戶,被阿蒙攔下了,他主動的,謹慎的移動到窗戶的位置,小心的左顧右盼著,後邊的阿蘭見狀,輕笑了起來。

阿蒙見周圍的環境很安全,他大開了窗戶,微風襲來,心曠神怡。回頭看了看阿蘭,上下移動著目光。阿蘭見狀,原本開放式的自己,突然間變的拘謹起來,然後,徘紅了一片。阿蘭道:「不許看,阿蒙壞蛋,轉過去!」

阿蒙道:「不轉,我喜歡看,好看!」

「哼,壞蛋!」說著阿蘭就往浴池中走去,徘紅的容顔帶著自然的微笑效益。

阿蒙看著妻子的離開,活色生香,美不勝數,真實的展現了女人獨有的輪廓,光滑圓潤,細膩潔白,緊湊彈嫩,這些都在阿蒙的眼前繚繞。她的腳步輕盈而優雅,移動的秀發就像在空中飛舞著,藝術品的結晶讓阿蒙的陽剛激勵出慾望的呼喚,生動的橋梁直達深處。他,沖進了浴池。裏邊傳來了抵抗的溫柔,漸漸的,被沐水沖刷成育人姿態。

下午時分。

「老婆,好沒好,你想美死幾個啊!」阿蒙催促道。

此時阿蘭正在化妝台前打扮著自己,如盛開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當聽見阿蒙的聲調時,「哎呀,別急,討厭。」妻子回頭瞪了阿蒙一眼。

就這一下,這讓阿蒙精神抖擻的流連忘返,阿蘭太美了,他忍不住走了過去,雙手觸摸著阿蘭的秀發,看著鏡子中的美妻。

「好了,好了!」阿蘭邊說邊順勢輕捋兩遍柳條般的長發,站了起來。

「就你急!」阿蘭生氣道。阿蒙呵呵的傻樂著。

「你笑什麽?」妻子問道。

「阿蘭好看!」阿蒙回到。

阿蘭聽到後很開心甜蜜,她挽住了阿蒙的手臂,喊了一聲出發,兩人來到樓下發動了汽車,向著旅遊社駛去。

這座城市是旅遊勝地,而阿蒙他們去的地方是最繁華的地段,人流十分的喧嘩。一個個旅遊團在旗幟的帶領下,陸續的穿梭在車水馬龍之間,體驗著即將到來的休閑與放鬆。

此刻,在另一側,阿蒙和妻子正在瀏覽著琳琅滿目的旅遊廣告,貨比三家的挑選著。

阿蒙剛剛破産,所以兩人還不想挑選套餐多而貴的旅遊團,隻是遊走在低位價格的旅行社之間,聽著導遊華而不實的介紹。

已經過了 1個多小時了,兩人還沒有選好,是比較郁悶的。而就在這時,不遠處,一家看似有些規模的旅行社此時正在做著宣傳,擴音設備的音量很大,蓋過了人流湧動的喧鬧聲,吸引了過多的人流前去。

原來這家旅遊公司此刻正在擴展業務,宣傳合作景點的旅遊項目,名額有限,給予4折優惠,地點是一個人跡罕至的旅遊勝地,郵輪接送,純淨遊,送3小時SPA ,特色篝火晚會等一系列優惠活動。

當聽完這些後,阿蒙和阿蘭被吸引了,隨後他們在一起商量著,覺得這家旅行社很實惠,最後做出了決定,隻見已經有不少人都已經交錢報名了,阿蘭催促著阿蒙趕緊報名,阿蒙快速的擠進擁堵的人流中,幸運的是,到了阿蒙的手上,已是最後兩張優惠券。

在阿蘭期待的目光下,阿蒙來到她的面前,晃了晃手中的票子,阿蘭接過票單欣喜著,這樣的價格不僅讓他們可以承受,還能更好的遊玩,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一起享受著二人世界。

到了暮夜,阿蒙和阿蘭坐在旅行社的長凳上等待著工作人員的安排,他們往返取回的行李已被托運上船,此時正在一起喜悅著。

俊男靚女在這裡引起了不少的矚目,特別是阿蘭的吸引力,最美女人花,從含苞到凋謝隻是瞬間芳華,從吐綠到葉落隻是傾城一夏。

如今,阿蘭的青澀早已不複存在,時間的滋養讓她猶如開放的花蕾,生如夏之花的燦爛,是傾國傾城而風姿綽約的美女,出水芙蓉花,漂亮一詞在這裡是在貶低她的容貌,即使是現在她還輕帶著鴨舌帽。

阿蘭的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化得剛好的眼影,那粉嫩的嘴唇性感完美,尺寸剛好,標準的瓜子臉,聰明的杏仁眼,一頭青絲黑發披在肩上直達腰間,發梢柔軟而彎曲,就等摘帽後襯托出的蓬鬆性感,靚麗人間。

那胸前斑點整體三色蕾絲的長款緊身體恤將她那原本就白皙的皮膚襯托的更加的白嫩,在這炎炎的夏日,潔白的肌膚和完美的曲線總是讓她的意願留念出了年輕的奔放,讓女人煩擾的 S型身材環顧在她的周圍。她那2尺2的腰間盈盈一握若無骨,緩緩撫下盤有情。

在豐盈的胯骨下,修長潔白的美腿將她那挺飽的臀部修飾的更佳豐盈圓潤,緊緻挺翹。唯一讓她苦惱的是,她那挺拔的 G胸,在外人的關注下,何時不再徘紅,不在羞澀。

不過,此時,在胸前衣著斑點的掩蓋下,自然融合,玉立芳華,從此不在桃紅,也不容侵犯。這對男女在一起是如此的般配,甚至觸發了男性情侶的比對雙飛,或許這就是運氣吧。

翁……

郵輪的鳴笛聲在外邊響起,緊接著一個身穿海藍色的導遊小姐走過來,督促著大夥循序的上了遊輪。阿蘭和阿蒙來到預訂的客房,當房門關上的那一刻,阿蘭一下躺在了床上,大聲的尖叫著,然後快速的起身,在舷窗位置高舉雙手興奮的看著。

阿蒙也很高興,他跟了過去,雙手觸摸著阿蘭的小腹,同樣也看著外邊。船鳴笛的聲音再次的響起,船在緩慢的移動著,離繁華的城市越來越遠,駛入海洋深處。這時,舷窗的周圍閃爍著五顔六色的光芒,火花飄落在了大海之中。

「放煙花了,阿蒙,我們出去看看吧?」阿蘭說。

「走,去看看。」

甲闆上,集中了很多的人群,男男女女都在注目著天上的美景。

「哇,好漂亮啊!」阿蘭興奮的叫著。

她牽手阿蒙跑到了柵欄邊,這時,一連貫的煙花直奔長虹,在夜色中閃爍出亮麗多彩的顔色,引來了一片喝彩驚歎之聲。隨之而來的是主持人的開場白:「女士們,先生們,請允許我說兩句,我謹代表自己,船長老夏和他的船員,熱烈歡迎你們乘坐夢想少女號的處女航。」

「哦……啊……」——乘客們高昂開心的吶喊著。「在這艘油輪上的幾十名工作人員都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讓你們夢想變爲現實,就在今晚,看到大家,如此美麗,如此優雅,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大家讓我的夢想成真,也同時祝願大家也能夠心想事成,萬事如意,爲了大家,爲了夢想少女號,美好時光永駐!」

嗖……又是一連貫的煙花在空中飛舞,在乘客一片喝彩中,緊接著載歌載舞,雜耍雜技,以及可口的食物陸續的來到平台上,大家的心情都被調動在快樂之中。

阿蒙和阿蘭穿梭在人流中,他們相互送著口中的食物,和其他人一起鼓掌喝彩,合影留念,玩的不亦樂乎。一直到深夜,兩人都在意猶未盡中回味著,在房間中興奮的睡不著覺。

在大海中,原先風平浪靜的海面,蕩漾著。流離失所的海鷗在遠處鳴叫著,像離弦的箭一般從遠處飛過來,叫聲逐漸消失在遠方。駕駛艙內,船長老夏和 3副正在喝著小酒,侃著黃嗑,抱怨著以前工作上的得失。

「媽的,上一次在淺海的那批走私貨要不是叫海警包圓了,興許這時候老子正在吃香的,喝辣的呢!」

「行了,夏哥,要不是你反應快,直接跳海了,弄不好現在你在局子裏蹲號子呢。」——三副。

「我反應快,靠,你小子比黃鼠狼還精,第一個跑的就是你,跑的時候也不大聲招呼下我,害得我差點被抓」——老夏。

「當時我不是沒有看見你嗎,時間來不及了」——三副。

「切」——老夏。

「夏哥,別生氣了」——三副隨手給老夏點上了一根煙,「哎,真懷念在港口的那個時候」——老夏。

「是不是想王寡婦了,呵呵,你發現沒,船裏有個小妹子,哇塞,真特麽絕了,還和我照過相」——三副。

「嗯?我看看,呦呵,這小妮子水靈,波大,哎呀,真過癮啊」——老夏。

「夏哥,是不是想……」——三副。

「打住,這可不是以前啊,此一時彼一時,你小子可別胡來」——老夏。

「哎呀,我就說下嘛,閑著也是閑著。」——三副。

「不過這小妮子真不錯,他要是這樣……在這樣……啊哈哈!」

老夏和三副,就在他們誇張淫談的時候,天空中下起了連綿的小雨,遠處閃爍著雷電光影,駕駛艙內的衛星天氣系統閃爍著紅色的感歎號,風暴即將來臨,而此時的他們還在意淫手機中的美女阿蘭,這時候,興起的他們各自看起了老相好的自拍視頻,殊不知危險即將來臨。

走廊深處的一間客房中,阿蒙和阿蘭在溫床上看著今天的自拍,說著之前發生的趣事。一段時間後,或許是興奮的緣由,或許是酒精在作怪,阿蒙的手賤賤的放在了阿蘭的大腿處滑摸著,溫唇在阿蘭的臉上像枝條般的柳過。

「幹嘛!阿蒙?」小蘭問到。

「嘿嘿,阿蘭,我們要個孩子吧!」阿蒙回道。

「哎呀,這是在船上啊!」阿蘭。

「沒事,在那不一樣,來,親親!」阿蒙。

「不要,壞蛋!呀!哈哈……」阿蘭阿蒙。

「等一下,我先去洗個澡,哎呀,就你猴急。」

阿蘭,掙脫後,阿蘭走向了浴室,回頭看了一眼阿蒙,著急的模樣讓她忍不住輕笑了起來,然後飄然的走向浴間的門口,在關門的時候,豐滿苗條的身型在門框即將合上之時,曲身劃出了優美的圓圈,挑逗著阿蒙的心情,就在阿蒙欲動的想要進去時,插銷聲響起,終止了蒙動……

20分鍾過後,淋雨中的阿蘭感到船在輕輕的左右搖擺著,沒有在意。可時間越長,空間的搖擺在加重著,過後,浴室中的洗發水掉在了地上,緊接著阿蒙的敲門聲響起,很急切的叫著自己的名字。

阿蘭簡單收拾好後,開了門,面前的阿蒙突然向右邊一閃,閃在了旁邊,接著阿蘭看到台燈忽暗忽明的在地上斷斷續續的閃爍著。

「阿蘭,快出來,我感覺不對勁。」——阿蒙。

「啊?怎麽了」——阿蘭。

「你看外邊」——阿蒙。

阿蘭隨著阿蒙的目光看去,隻見舷窗的外面,洶湧澎湃的海浪拍擊著船體,濺起一陣陣浪花,外面烏雲密布,每當電閃雷鳴之時,甚至能看見海洋的波瀾起伏,兇猛無比,襯著雷電交加,像是被點燃了,在無底的大海中燃燒著。

這時門口處傳來了喧嘩聲,阿蒙打開門,看見經理正在勸說安慰著乘客,乘客們都很緊張,在解說下,小孩的叫聲,大人的議論聲,生氣聲,害怕聲亂作一團。而在他們上方的駕駛艙內,老夏一籌莫展的看著羅盤和氣象衛星。

「真倒黴,出師不利,喪氣!遇上 8級台風了,就這破船,還沒到邊緣,肯定翻了!」——老夏。

「那怎麽辦?老大?」——三副。

此刻他們的位置已經快要到達紅色警戒區域,即將面臨更大的風暴。

「哎,來不及了,棄船吧,在等下去,連一線生機都沒有了」——老夏。

「這……」——三副。

「還愣著幹嗎,不跑等死啊」——老夏氣急道。

「那他們?」——三副。

「靠,自己都保不住了,還浪費時機管別人的死活,你想做活菩薩就去做,死了別怪兄弟我沒提醒你!」——老夏。

「哎,老夏,等等我……」——三副。

他們連警報也沒有做,穿上救生衣,匆匆跑向了船弦的位置,準備卸下皮艇。而就在他們離去的時候,駕駛艙內,對講機裏傳來了經理詢問的聲音……

走廊裏的乘客在經理的勸說下,陸續的回到了屋中。阿蒙合上門後,發現妻子在舷窗前,她回過頭,「阿蒙,你快過來看看。」——阿蘭。

阿蒙走了過去,隻見外邊有兩個人在船舷處準備卸下救生艇。阿蒙一眼就認出其中的一個人是船長老夏,而另一個被阿蘭認了出來,正是和她留過影的三副。

隻見他們一個上了皮艇撤繩子,另一個很急切的搖動著拉杆。看到此情景,阿蒙和阿蘭馬上就猜想到這二人的目的是什麽。

阿蒙說道:「阿蘭,快穿上衣服,我去告訴經理一聲。」

「老公,小心點。」——阿蘭。

阿蒙開門後飛快的跑向了經理室,可是發現沒有人,正當準備返回時,隻見一個人從另一頭的艙門跑了出來,渾身濕漉漉的,他匆匆在櫃子中取出了一件救生衣後,然後原路返回的跑了出去。

阿蒙一眼就認識那個人,正是經理,從他的動作來看,這讓阿蒙心中冒出了不好的念頭,他趕緊跑回臥室,妻子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在看見經理他們在外邊忙碌著逃命。

「老公,你快看!是經理。」——阿蘭。

阿蒙看了看,趕緊拉住了阿蘭的手,「老公」——阿蘭輕道。

「別說了,快跟我走!船好像有危險了,他們在逃命」——阿蒙。

此時的船搖晃的更佳厲害了,甚至聽到了船體滋拉滋拉的聲響。在駕駛艙內的儀表上,郵輪的坐標即將進入紅色區域……

阿蒙拉著阿蘭飛快的向前跑著,大聲叫著,順便敲著客人的房門,遊客出來後,阿蒙把剛才的情況告訴了衆人。有的害怕,有的不相信,有的因爲被打擾而謾罵著,更有甚者要動手打阿蒙。

阿蒙沒辦法,先把救生衣給妻子穿上,隨手給自己拿來一件,然後大聲的說道:「你們相信我好嗎,我真的看見他們逃命了,大家趕緊逃命吧!」

「喂,你不要亂說。真的嗎?你看船晃的這麽厲害,一旦……不會吧。」

衆人七嘴八舌的說著。隻有零星的幾人過來取了救生衣,阿蒙把救生衣全部都拽到地上。

「大家快來,把……」——阿蒙。

轟隆隆咯吱吱的聲響傳來,船體已30度角傾斜著,所有人都晃在一旁。突然,有人喊道:「船要沈了,我看見船長他們在逃命!」——乘客。

衆人聽到後,嘈雜聲亂作一團,時後乘客無不爭搶著救生衣。轟隆隆咯吱吱……

「阿蒙,我們快走吧」——阿蘭催促道。

當阿蒙領著阿蘭來到外邊,海水迎面撲了過來,漫天的烏雲伴隨著裂開的狂風,他們被襲到了一旁。

「阿蘭,你沒事吧?」阿蒙說道。

「老公,我沒事!」阿蘭回道。

在扶起阿蘭後,阿蒙左顧右盼著,眼見船長老夏他們在另一頭,阿蒙帶著阿蘭在狂風的肆虐下,不斷的跌倒爬起,向著他們跌撞走去。就在這時,在不遠處,一個滔天大浪醞釀而成,巨浪排空洶湧無比。阿蒙和阿蘭都以看見。

「老公!」阿蘭輕聲道。

「別怕,有我在!」阿蒙硬聲道。

來不及過去了,阿蒙讓妻子扶好柵欄,在離自己幾米處有一個救生圈,阿蒙爬了過去,摘下後,回到妻子的身旁套在了她的身上。

阿蒙知道妻子不會水,自己脫下了上衣,連帶著救生圈一起系在了阿蘭的身上,防止阿蘭脫手。

「老公,你的呢?」阿蘭問到。

「沒事,我會水,我就在你身旁」阿蒙回道。

阿蒙看了看那巨浪滔天,此時已經來不及了,更來不急過多的感動,阿蒙牽著阿蘭的手,來到船舷邊,先讓阿蘭越了過去,浪花在拍打著他們,隻要一不留神,就會被卷下水中。

最後,阿蘭死死的拽住阿蒙的手,阿蒙也握的很緊,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後,在巨浪來臨之前,縱身跳下,渺小的遠去。

而船長老夏他們,在即將完成下降時,經理看見了那龐大的巨浪,一心逃命的他,膽戰心驚的順著繩子而下,率先一越,跳到了皮艇上,可是,帶來的搖晃讓上邊的三副不慎墜入海中,在老夏的咒罵中,他正在快速的解開繩索。

這時船長老夏也發現了巨浪,他縱身一跳,把住了繩索,順勢而下,可是,經理的繩索早已解開,船長老夏撲了個空,直線落入水中。

甲闆上,陸續出來了部分乘客,哭喊著,摔倒著,被迎面而來的巨浪吞噬了,船體瞬間側翻,滲水而入,走廊來不及逃出的乘客被沖了回去,而經理也被郵輪的側翻砸入了水中。

巨浪揮下,由於它過於巨大,阿蒙和阿蘭也被波及其中,在那一刻,阿蘭緊緊的抱住阿蒙,眼中出現了決然之色,阿蒙喊著讓阿蘭和他快速的向前遊動,海水灌入口中,嗆住了阿蒙,也覆蓋了這對夫妻。

遠處的郵輪在掙紮著,逐漸的,那點光明消失在黑暗之中。天空中傳來了撕裂般的怒吼,閃電就像猙獰的刀戈,它怒不可遏不停的攪動著黑色的海洋,在咆哮中,閃著憤怒的光芒。

在狂暴的海水之下,支吾著聲響,一對生命在掙紮著,他們都已經很累了,漸漸的,相擁而睡,入夢境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阿蘭翻了個身,在家中習慣的抱住了旁邊酣睡的阿蒙,隻不過,卻抓不住真實的感覺。阿蘭迷糊的睜開了眼,耳中傳來了叫聲,逐漸的清明,發現四周的環境異變,霧氣騰騰,一隻海鷗在救生圈上拍打著,然後離去。

阿蘭環顧著四周,卻沒有看見阿蒙的身影,她焦急了,大喊著阿蒙的名字,可無人回應,她哭了。

就在這時,她聽見遠處有人在叫著她的名字,漸漸的清晰,那是她熟悉的聲音,阿蘭馬上大叫著對方的名字,遊動著,隨著距離的加近,阿蒙的身影出現在了阿蘭的面前,還帶來了一根漂浮的木頭,他們喜極而泣,擁抱著。

在一個日夜過後,霧氣還沒有散去,他們就這麽漂著。嘩啦的一聲響,緊接著又一聲,阿蘭率先醒了過來,隻見面前一個背鰭潛出水面,阿蘭眼睛瞪大,使勁的拍打著阿蒙,阿蒙醒來後也是驚恐失色,隻見一群群鯊魚從他們的身邊經過,甚至有幾條大個的在打轉觀察著他們。

阿蘭害怕,摟住了阿蒙,鯊魚數量太多,觸碰到了他們的身體,阿蘭尖叫著,它們太多了,又有幾條在旁邊虎視眈眈,時間久了,恐生事端。此時的阿蒙讓阿蘭扶住木頭別動,然後深深看了一眼阿蘭後,阿蒙遊向了那幾條虎視眈眈的鯊魚位置,「來啊,吃我啊,吃飽了好滾蛋……」

阿蒙叫喊著,不停的拍打著水面。阿蘭明白了,她大聲的叫著,想讓阿蒙回來,但她不會遊泳,艱難的移向阿蒙的位置,眸中帶著霧氣。可就在這時,鯊魚群突然集體轉向,走開了。

阿蒙不知道爲什麽,他來到妻子的身邊,在阿蘭淚水的捶打下,時後,呵呵的傻笑著。就在阿蒙覺得自己很幸運的時候,撲通,一條巨大虎鯨飛躍而起,隨之而來的是它的家庭成員,阿蒙嚇著了,也明白了。

在妻子以性命同雙的威脅下,阿蒙發誓答應妻子不在做傻事。於是,兩人又漂浮了 1天,可是到了晚上,阿蘭生病了,她很冷,在哆嗦著。阿蒙緊緊抱住她好讓她暖和點,又過了一天,他們在饑餓,脫水的困擾下,已經即將力不從心,昏昏沈沈的。

一個晴天的早上,在一個小島的斷崖高處,一個駝背的怪人站在這裡,他看著遠處的浮木,拿起了兩根木頭,連著網,離開了。

顛簸聲,風聲在阿蒙的耳中環繞著,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下一下的合著眼皮,映入眼簾的是藍藍的天,和天上的鳥,接著他偏過頭,看到了妻子的容貌,隨著移動的滋拉聲響,阿蒙知道他們得救了,他咳嗽了一下,緩緩的起身回頭看去。

「你醒拉」——怪人,阿蒙在仔細的看著,當他看清楚那個人的模樣時,心頭一跳,隻見那人一個臉大一個臉小,彎彎的背上還有著一個大包,阿蒙心中想到:「怪物!」

「別動了,我拉你們到安全的地方。」——畸形男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