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熟女三人组的受精大作战

月黑风高,繁华的市景街头出现了三名斗志旺盛的女子。

“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然而我们却还是单身……!谁要跟我去联谊!”

传说中的未婚两性专栏作家、玉珍!三十五岁!

凭仗傲人的G罩杯横行于世,长相清秀,体态稍嫌丰满,弱点是奶子下垂。

“加一加一!今年一定要钓个好男人结婚啦!”

脸书妆甲部队教官、敏华!三十二岁!

以高超的浓妆技术出没于脸书,花枝招展地营造出玩咖气质,弱点为素颜。

“今晚一定要摆脱处……我是说摆脱单身!”

自称实况偶像的百粉频道主、嘉颖!三十岁!

贵为三人组最年轻的一员,擅长水饺魔术,有着做作和风阻小的弱点。

三位女孩儿加起来也九十有七了,可惜到现在都还是母胎单身。

如果连被称为人类交配期的夏季都以单身收场,这种人生岂不是太可悲!

──必须在还算是有胜算的现在套牢成功!或者至少也要被攻陷一次!

“这次不穿奶罩了,让那些笨男人以为我是好搞的女人!(脱处优先!)”

玉珍、自信满满地挺起给魔术胸罩勉强撑起的巨乳!

“今天是我的良辰吉日!要是内射一定中奖的啦!(然后补票!)”

敏华、从排卵受孕到奉子成婚的连锁战术准备出击!

“好耶!F杯垫成功了!再加上这个戳好洞洞的套子!(不娶就告!)”

嘉颖、用水饺魔术与洞洞特技组成的攻势牌组迎战!

为了提升联谊成功率,玉珍这次挑选的对象是从新竹上来的黄金单身汉。

但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KTV的全是跳楼大拍卖还卖不掉的肥宅。

“噗嘻嘻!熟女耶!嘛,奶子够大勉强算及格啦!”

“我这样才及……及格喔!”

唱歌的时候假装不在意让对方摸了奶,竟然还被对方嫌老!

不过没关系,这头肥猪看起来挺有钱的,两人互动也不错,玉珍决定梭了!

“妳妆好浓喔,素颜长怎样啊?是不是小鼻子小眼睛啊?”

“这个……!啊哈哈……!”

敏华精心打扮却被眼前的白目问起素颜,虽然恼火也只能逼自己陪笑了。

因为坐她身边的肥宅浑身散发出强烈的ATM力场,当然值得一拼!

“呜哇!假奶!这家伙贫乳啊!不行,我精神受创了!快给我亲亲赔罪!”

“吼唷!被发现了,亲就亲嘛。啾……嗯!嗯啾!啾噗!啾噜!”

嘉颖跟配对对象的电波倒是对得不错,喝了点小酒的两人更是一喇成欢。

毕竟她可是赛前就躲进厕所上大眼妆、绑双马尾,临阵磨枪成萌系妹子。

当玉珍羞红著脸露出大大的黑枣头,敏华已顺利牵着男方的手滑入内裤。

初次给男性爱抚的敏华舒服喘息时,嘉颖的内衣裤也被扒个精光了。

虽然三对一起做有点害羞,事到如今也别无它法──现在正是决胜时刻!

“呜恶!乳头好大好黑!果然熟女难度还是太高了吗……”

“别、别这么说嘛!我胸很大吧?那个乳、乳、乳交也可以喔!”

“用这种下垂奶推奶砲?不必!大可不必!”

“呜呜……!这样的话……!”

噗啾啾──!

玉珍鲜艳的红唇一嘟,就往被昏暗灯光照成一片灰暗的香肠嘴亲上去!

不料奶子揉够本的肥宅不吃这套,啪地一声就打向玉珍的下垂巨乳。

“啾噜!啾噜噜!呼!呼咕!啾咕!啾……哦齁!”

单方面热吻到头上冒出爱心泡泡的玉珍右乳一震,陶醉的表情倏地一颤。

“噗嘻!真不愧是现任欧巴桑,叫声很老派喔!”

“讨厌啦!我才三十ㄨ……三十岁喔!才没有那么老呢!”

“少──骗──人──啦!”

啪!啪!啪滋!啪!

“哦齁……!等……齁哦!齁哦!咕、咕齁哦哦!”

肥宅一手掐紧玉珍的左乳,一手啪啪地打响束挺起来的肥大乳肉。

比起疼痛感更优先捕捉到快感的玉珍,两颗大大的黑乳头这下彻底勃起了。

“喂!欧巴桑!奶头就够大了还好意思勃起啊!被打奶子很爽吗!”

滋啾──!

兴奋挺立的黑乳头被扭拉至变形,乳头及乳晕又疼又爽的玉珍流下了口水。

“齁哦哦……!别欺负人家奶头啊啊……!”

嘴巴上是这么说,其实她的双腿已经主动向玩弄乳头的肥宅敞开。

这么轻易开腿反而让肥宅毫无成就感,大红色的决胜内裤只迎来臭脚踩蹭。

咕滋!咕滋!

继酸痛不已的黑乳头给狠狠拉长,红内裤底下的淫肉也被踩出了水声。

“嗯齁……!奶头跟小穴都好舒服……!”

这个抖M欧巴桑意外地色情啊──肥宅股间不知何时也蠢蠢欲动了。

大而硬的黑枣头姑且不提,欧巴桑的私处又是什么样呢?

要是太过杂乱就换人吧。

“欧巴桑!内裤脱掉,让我看看!”

“好的,现在马上脱……嘿咻!锵锵──欧巴桑的白虎小穴哦!”

噗呼──

大红内裤刚脱下,马上就有股热呼呼的腥骚味直扑肥宅而来。

这和年轻女孩有着天壤之别、满怀受精欲望的肉穴味道顿时令他拳屌双硬。

“这一堆灰渣渣的臭肉穴叫什么白虎啊啊啊──!”

啪滋!啪滋!

老二硬挺的肥宅对着剃毛剃不干净、毛根又增长的灰渣肉穴就是一阵猛拍!

“噗齁……!不要打!齁!人家的!齁哦哦!小穴啊啊……!”

宽厚的掌心重重地打在湿润的熟龄鲍肉上,使其一次又一次地溅射出淫水。

每打一下,玉珍就随着突然的痛悦迸出淫吼,肥宅胯下的怪物也随之抖动。

下垂奶、黑乳头、灰渣肉穴,还隐约看得见腋毛……

明明是这种摆明没人追才贴过来的过期欧巴桑,肥宅还是他妈硬爆了。

事已至此,肉穴抽插不由分说!

“咕齁……!”

咕滋滋滋──啾!

粗长肉棒一出鞘就直插玉珍那又湿又腥的淫穴,很顺利地一次深插到底。

强壮的棒身将终于盼见第一个男人的阴道拉直,硕大龟头深深吻向子宫口。

“齁哦哦……!真正的肉棒进来啦……!插得好深、好舒服啊……!”

“噗噗!说什么真正的肉棒!欧巴桑,膜都没了还装处女就太超过囉!”

“是真的……!因……因为太寂寞了,用按摩棒自慰很多次啊……!”

“好啦好啦!跟妳这种色情欧巴桑讲话也是浪费时间,开干囉──!”

啾滋!啾滋!

龟头顶住子宫颈勇猛地抖个两下,把玉珍顶得肉穴一缩便开始了连环抽插。

男人肉棒比按摩棒多了体温与富有弹性的血管纹路,玉珍一吃就上瘾了。

遑论抽插方的技巧与自慰时的按摩棒拿法南辕北辙,插起来爽度完全不同。

从一开始就被迫与龟头玩亲亲的子宫,更是在肥宅的深度抽插中频频挨揍。

“哦齁!齁!齁!齁哦!好棒!齁!好爽啊!做爱超爽的啊……!”

“怎样?比妳一个人抓着按摩棒自慰还爽吧!”

“比自慰还爽……!被肉棒插比自慰爽多了啊啊啊……!”

“呼呼!这个下垂奶欧巴桑,看我干死妳!”

啪滋!啪滋!啪!啪滋!

爆筋肉棒每次插到底先是往子宫一撞,鼓胀的睾丸接着重重地冲击阴唇。

遍布阴唇之间的淫液染上睾丸的骚味,将玉珍的大腿溅出一片浓厚腥臭。

“齁哦……!齁哦……!我……我快忍不住了!要泄了啊……!”

“我才开始没多久耶?还要一直啪啪啪到妳腿软为止喔?”

“已……已经软了啦!齁哦哦哦……!”

给肥宅压倒在沙发上的玉珍酥麻地翘起双腿,被肉棒插几下又无力地垂落。

这双腿连扣住干着自己的男人的腰都做不到,只能瘫软在沙发与地板上了。

“呿!过期欧巴桑的身体敏感成这样,太恶心了啦!”

“就……就是很敏感嘛!齁!齁哦哦!不行了!真的!要去了啊啊啊!”

“OK!第一发就给妳这垂奶欧巴桑啦──!”

“哦齁……!精液射进来啦……!三十五岁的子宫受精了齁哦哦哦──!”

噗咻!噗咻!

利用熟女特有的汗臭与充足的肉体磨擦狠狠勃起的肉棒、顶住子宫口猛喷!

将子宫颈小嘴推得更开的马眼笔直注入浓热精液,小小的子宫迅速胀满。

在这股把玉珍冲得乱七八糟的高潮快感中,尚在射精的肥宅却是脸色大变。

“刚刚还说什么三十岁!原来已经是三十五岁的初老吗啊啊啊!”

啪!啪!

沾满两人热汗的汗臭大奶给愤怒的肥宅使劲甩打,不一会儿便整团发红。

“对不!齁!起嘛!齁哦!因为太想要受、齁、受精!哦!哦齁哦哦!”

沈浸在子宫灌满精液的热胀感中,玉珍再度因为连环掌乳爽得淫吼不止。

“居然搞上初老,真是恶心……算了,当做日行一善吧!”

噗啾!咕啵啵啵──

把肉穴整个撑鼓起来的阳具拔走后,消扁下来的淫肉接着吐出了浓白精水。

玉珍恍惚的双眼看到射后疲软的肉棒逼近脸庞,喜不胜收地嘟起嘴巴。

“嗯噜噜!齁噜噜噜!噜噗噜噜噜!”

裹满唾液的舌头从圈起的红唇间伸出,迫不及待地舔舐著带有腥味的空气。

“呜恶!就这么哈肉棒吗,这个老女人……”

虽然视觉冲击有点强烈,肥宅还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把老二伸过去。

“嘶噜!嘶噜噜噜!嗯、嗯咕!咕噗!咕噗!噜、噜噜噜!呜噜噜噜!”

玉珍的嘴巴宛如万能洗屌机,不一会儿就把老二上的残精舔得一干二净。

在她忙着清洁肉棒时,身旁的敏华才正要开始高潮。

“哦齁!哦齁!单身熟女的求偶甩奶舞来囉!”

双手高举抱头、露出杂毛丛生的腋窝,骑在男人身上晃奶起舞的正是敏华。

“齁以咻、齁以咻──!”

噗滋!噗滋!

滑稽吼叫声与上下甩晃的奶子每次合拍,骑着肉棒的屁股就深深往下压。

脱毛脱不干净的肉穴含住阳具滋滋地压扁,很快又随着上顶动作再度攀升。

单看她这伸缩性极好的淫肉,不禁让人联想到林林总总的拟真自慰套。

只不过这个自慰套流出的淫水实在是太多了。

“大姊妳是不是偷尿尿啊!我肚子上都是妳的水啊!”

“齁!齁哦!都是肉棒太美味的关系!齁!是肉棒的错啊啊啊……!”

“真受不了……奶子别停,继续晃啊!”

啪!啪!

给得来不易的肉棒主人掌了两下乳,浑身酥麻升起的敏华忍不住脸红淫吼。

“是、是的……!哦齁、哦齁!肉棒先生加油、齁、加油呀──!”

敏华的奶子虽不及旁边的玉珍,甩起来还是很有看头的。

这对骑乘没多久便汗光淋漓的乳房开始喷洒汗水,把肥宅身体都溅湿了。

“呜恶!好咸!大姊啊,汗都喷过来啦!”

“嗯齁……!肉棒实在太、齁、太爽了嘛……!停不下来呀……!”

“妳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能喷啊……”

噗滋!噗!滋噗!滋噗!

越骑越顺屄的敏华连自己高潮了都不知道,继续扬腋露毛大力摇啊摇。

挤喷出浓厚淫汁的屄肉舒服地隆起,跟着蜷曲的阴唇用力刷弄肉棒根部。

等到摇累了的敏华伏下身体、与肥宅两人满头大汗地热吻,攻守就此替换。

“啾噗!啾!啾!啾噜!嘶、嘶噜噜!嗯、嗯噗!嗯噗噜噜!”

“亲够了没啊!妳到底憋多久啊!这头母猪!母猪!”

啪滋!啪滋!

巴掌甩在敏华高高翘起的汗臀上,激起一阵带有汗沫的清响。

对敏华来说,只要确实地捕获肉棒,给男人边嫌弃边打着屁股也无所谓了。

只要熬过这一关……男人!饭票!未来的保障一次都能入手!

所以说──敏华啊!放开自我尽情地叫吧!

“──人家憋了三十二年!是整整三十二年没人干的母猪!噗嘻噫噫噫!”

“哈哈!跟旁边的阿姨一样是处女啊!不过这个穴早就松垮垮了不是吗?”

敏华强忍持续从肉穴及屁股往胸口渗漏进来的快感,热泪盈眶地大喊:

“是按摩棒……!一直一直、都在用按摩棒幻想被男人操屄啊……!”

“明明是处女吗!”

“是的……!明明是处女……!却自慰到小穴松垮垮了啊啊啊……!”

啪滋!啪!啪!啪滋!

搭著肥宅肩膀的敏华随上顶动作前后摇晃着,勃起乳头紧贴男人胸膛磨蹭。

乳头的刺激混入胸口这越发庞大的快感中,使她再次踏上高潮之旅。

咕啾作响的淫穴绞紧了肉棒开始喷汁,每插一下,敏华就忍不住迸出淫吼。

“哦齁……!高潮了!人家要被男人干到高潮了!嗯齁哦哦哦──!”

敏华的敏感体质让持久度其实不怎么样的肥宅太有成就感了。

要是换成比较合他味口的嘉颖,恐怕接连早泄的会是这根肉棒吧。

不管怎样,肥宅还是抱紧了这个发春又过期的多汗熟女,继续猛捣肉穴。

“齁哦哦……!高潮时候插也好爽啊啊啊……!”

在敏华爽到披头散发地大吼大叫时,另一根硬挺肉棒来到了她屁股前。

“哦……哦哦!”

硬梆梆的龟头裹满精液与淫水,甫一顶住深灰色的肛门便勇往直前!

“哦齁哦哦……!屁……屁眼也被插了啊啊啊啊……!”

滋啾!滋啾!噗!噗嘶!滋噜噜噜──

夹杂屁声与钻入声的肛门入侵在短短三秒内完成,紧接着是一段长驱直入。

后庭轻易被撞开的敏华浑身鸡皮疙瘩往头顶一冲,双眼轻飘飘地升了起来。

“齁……!齁哦……!”

噗滋!噗哔──

由于肛门被肉棒塞满,肠内臭屁泄出来的声音也变得相当可笑。

这阵屁息尚未从肉缝间排尽,就给开始抽插的肉棒捅出连串噗哔、噗啵声。

“搞什么啊这女人!背都是汗,屁还那么多!”

“你那还好啦!我整个身体都是她的汗耶!搞不好她还偷尿尿喔!”

“齁哦……!齁……!齁……!没有……!没有偷尿尿……齁哦哦哦!”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排气完毕的屁眼终于开始响起纯粹的屁股撞击声及抽插声。

捅著前后门的两个肥宅默契十足地轮流动作,一刻也不让她休息。

敏华恍惚的目光在风起云涌的快感中扫向一旁,与被搁置的玉珍对上眼。

“嗯咕……!咕呼……!呼……呼……!”

玉珍双手反绑于后脑勺,双腿劈直与旁边的东西绑着,嘴里咬了颗箝口球。

她的乌黑腋毛、黑乳晕和肚脐皆飘出汗臭,肉穴也插著嗡嗡作响的按摩棒。

原来玉珍配对的男人把她随便处置一番,就跑过来干敏华屁股了。

荣获两个男人疼爱的敏华不禁得意地笑,这张笑容很快又被肉棒撞到失神。

“呜齁!不!不行!屁眼!屁眼太有感了!齁!齁哦!哦哦!哦!”

“呜哇……该不会搞屁股也会高潮吧?这女人太弱了啊!”

“你来之前她就泄了两遍啦!林北还没射喔!”

啪滋!噗滋!噗、噗呼──

“又放屁啦哈哈哈!这个屁多的母猪!来喔!”

啪!啪!

热烈肛交中的屁股忽然吃了两记大力的巴掌,敏华再次浑然一颤!

“噗齁哦哦哦……!”

噗哔咿咿──啪滋!啪滋!啪!啪滋!

泄气似的屁声刚落下,接着是连串越撞越激烈的肛奸声响。

察觉到自己很快就要在屁股迎来三度高潮,敏华与她的子宫不禁慌了。

要是插入肉穴的阳具迟迟不射精,不就希望落空了吗?

无论如何都要让它射精──然而受制于粗屌的敏华也只能苦苦哀求了。

“哦齁!齁!人家要!齁!精液!齁哦!排卵、齁、期啊!让我受精啊!”

听着这个全身喷汗的熟女如此不要脸地坦白,肥宅们笑了。

“噗哈哈哈!喂喂!这家伙说什么?排卵期?想受精?搞笑啊哈哈哈!”

噗滋!噗滋!

捅著多汁淫鲍的肥宅边笑边干,似乎更来劲了。

“说了啊说了啊!还刻意挑排卵期打砲,是有那么急喔!”

啪滋!啪滋!

来回穿梭于肛门括约肌和肠道之间的肉棒也动得越来越快。

敏华尽管羞红了脸,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选择,唯有赤裸地面对欲望。

“受精!齁!想受精啊!齁哦!想当人妻!天天被肉棒干的人妻啊啊啊!”

“好啊!想受精是吧!那我就射给妳!前提是妳的屁股能受孕啦──!”

噗滋滋──噗咻!

“啊啊……!”

热暖精液如肥宅所言往敏华体内大肆喷出,感受到暖意的敏华酥麻地颤抖。

然而精液喷洒的对象并非蓄势待发的子宫,而是刚挤入直肠内的粪便……

“不是那边啊……!子宫……!子宫要精液……!不是大便啊啊啊……!”

“都给妳精液了还囉嗦!来,受精完毕后就是生宝宝囉──!”

“咦……齁哦哦!”

噗啾──!

与肛门合而为一的肉棒忽然抽走,敏华的肚子顿时咕噜咕噜地滚了起来。

沾满精液的大便开始排出,被搞得服服贴贴的肛门括约肌全然阻止不了。

“不要……!人家要的……!人家要的……!才不是大便宝宝啊啊啊!”

噗哩!噗哩哩哩──

“来喔来喔!熟女脱粪实况!”

伴随无限羞耻展开的脱粪光景给肥宅录了下来,敏华又羞又爽地迸出哀鸣。

“大便宝宝出来了……!全部都拉出来了……!哦齁哦哦哦──!”

看到这女人连拉屎都能爽到失神,底下的肥宅这下真的怒了。

“竟敢!”

噗滋!噗滋!

“拉屎!”

噗滋!噗啾!噗滋!

“在本大爷身上!”

噗滋!咕滋!噗滋!噗滋!

“妳这个大便也会高潮的变态老女人啊啊啊啊!”

愤怒满点的肥宅在短短四句话内进入最大加速,噗噗噗地把肉穴往死里干!

以脱粪收尾的第三次高潮尚未落幕,敏华马上又被肥宅顶到眼珠子乱颤!

“齁哦哦!齁!来啦!齁哦!精!哦!精液!齁哦!精液啊啊啊──!”

“这么想要就给妳吧!怀孕了我才不管啊──!”

咚噗──!

粗壮龟头强势地撞向子宫,把颈口深深压扁!

“哦齁……!”

噗咻──!

笔直喷射的精液突破颈口黏液,把终于盼到精子的子宫一鼓作气灌满!

“子宫……胀起来了!好多精液啊啊啊!敏华、受孕成功啦啊啊啊──!”

如愿以偿被灌饱子宫的敏华,不一会儿便万般满足地翘高屁股猛喘息。

肥宅们从她包包里翻出按摩棒,将她前后二个臭穴牢牢地堵住。

“呼……!呼齁……!终于……!受孕……成功啦……!啊嘿……!”

不管怎么说,满身汗臭又脱粪流精、还嚷嚷着受孕的熟女实在太恐怖了。

现在只剩正在台上玩搔痒游戏的嘉颖。

这对电波契合的男女至今仍未开干,但是嘉颖已经明显要撑不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死哈哈哈!真的要死掉啦哈哈哈哈……!”

嘉颖双手抱头、露出光溜溜但带有臭味的腋窝,两条腿犹如螃蟹般弯开。

身后的肥宅用涂满润滑液的手往她身上又摸又搔,把她逗得涕泪不止。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噗嘻哈哈哈哈!不!不要啦哈哈哈!人家腋下超敏感啦哈哈哈……!”

刚操完敏华的两人见状,二话不说便挺著鸡巴参战!

“奶头咕啾咕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奶头怕痒啦哈哈哈!”

“小穴咕啾咕啾──”

“哈哈哈!哈嘿!噫嘿!不……不要插穴穴的时候搔痒啦哈哈哈哈!”

玩得正尽兴的肥宅看到肉穴被人捷足先登,气得给嘉颖一记童子拜观音!

噗滋──!

“哦齁……!哦……!哦哈……!啊哈哈哈……!”

肛门被滑溜双指深深插入、往两侧扳开的嘉颖淫吼后马上又笑了出来。

“奶头不要搔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嘿!人家的屁眼……!”

噗啾滋滋──

相比早被搔出满窝淫水的肉穴,干燥后庭被一口气打开的刺激感十分强烈。

就连正被搔奶头而爆笑不止的嘉颖,也在合体瞬间扭曲了笑容。

“呼齁……!齁……!呼……!呼……!齁哦哦哦……!”

嘉颖想用换气来舒缓双门齐开的激昂感,不过还是露出了舒爽失守的表情。

“齁哦哦……!”

乒!乒!

两根深插到底的肉棒不约而同地抖动,也让耸立于平地的黑乳头一并颤抖。

“喔喔!这阿姨奶头会动耶!因为胸部太平的关系吗!”

滋啾、滋啾──黑葡萄干给一旁的肥宅长长揪起,让嘉颖是又刺又爽。

“齁哦……!奶头……!穴……小穴!还有屁眼……!”

“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啦!总之开干囉──!”

“妈的,第一次竟然是屁眼……算了!嘉嘉!我也要开始干妳囉!”

前后两穴波动一起,屄肉与肠肉纷纷喜悦地颤动,嘉颖滴下了兴奋的泪水。

“哦齁……!人家终于脱、脱处了……!还是两穴一起……!”

“喂喂搞什么啊!这是熟女脱处大会吗!明明每个都没有膜啊!”

“那……那是因为……”

“又是因为太寂寞所以天天用按摩棒搞自己吗?一点新意都没有啊!”

真想不到同病相怜的姊妹们会在这时候背叛自己啊──

嘉颖给操着肉穴与屁眼的肥宅们一嫌,都忍不住讨厌起沙发上的两人了。

要给男人留下好印象……那就只能说点小谎!

“哎、哎呀!嘉嘉我有遇过狂热粉丝的说!被对方指、指奸什么的……”

“凭妳这过期臭鲍?少骗人啦啊啊啊啊──!”

噗滋!噗滋!噗!啪滋!

双根驱动的肉棒一前一后开始暴冲,马上把耍小聪明的嘉颖顶得酥麻不已!

“对不起噫噫……!其实人家是无趣的处女臭鲍真是对不起噫噫噫……!”

虽然嘉颖的肉穴是三个熟女中最干净光滑的,但她本身体味实在太重了。

即使除毛彻底、不留残渣,浓厚气味仍然团团环绕奸着她的肥宅们。

连站在一旁玩弄她乳头和阴蒂的三号肥宅都不免染上这股味道。

能够在气味上压制住肥宅臭的熟女臭──这是嘉颖比多汗的敏华凶猛之处。

“齁哦!齁哦!肉棒!齁!好大!哦!好爽!哦哦!受不了啊啊啊……!”

爽感十足的肉穴汁溅射不止,浓厚淫臭味自然也全力喷发!

嘉颖闻到自己的味道更嗨了,包夹她的两根肉棒却有些怯步。

“我说啊,不觉得这家伙身上很臭吗?”

“你越干她,臭鲍味就越来越重了啊……”

“嘛,也只能好人做到底……干鲍干到底囉!”

光闻现在的气味就有点可怕了,不难想像嘉颖高潮时的淫臭会有多么恐怖。

得在臭鲍高潮时一并射精,伤害才能降到最低──肥宅弟兄们达成了共识。

两团肥肉往中央的嘉颖一夹,人肉三明治沿途滴汁、颤抖著来到沙发区。

嘉颖的臭鲍喘息不过两三秒,立刻又给上下两根肉棒捅得淫吼猛发。

就在这时……

“齁哦!齁!齁……齁噗!嗯、嗯咕!啾咕!滋咕!滋咕!滋噗!”

伴随着一根直插嘉颖嘴巴的肉棒──肥宅三剑客合体了!

“竟然能让我们使出合体技,不愧是臭鲍女王啊……!”

滋噗!滋噗!滋咕!啾噗!

正攻担当的肥宅以最粗最大的肉棒沐浴著臭鲍味、猛捣淫汁横流的肉穴!

“她的肛门开始缩紧了!就快要成功破甲啦……!”

啪滋!啪滋!啪!啪!

输出役的肥宅边抽插嘉颖的屁眼边拍打这对大屁股,把她干得屁声连连!

“白精之星助我力量!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噗啾!噗滋!咕滋!噗滋!

牵制手的肥宅两腿横跨于沙发,抱紧嘉颖的头就把她嘴巴当自慰套猛插!

“嗯咕!咕!咕噗!滋噗!滋啾!滋噗!齁!齁噗!齁呜呜……!”

淫肉早已承受不住肉棒猛攻,肛门又被捅得热辣爽快,嘉颖再也忍不住了。

尽管嘴巴给肉棒堵住而吸得满脸涨红,嘉颖此刻的舒爽之情全部写在脸上。

“齁呜……!齁咕噗……!咕……咕齁呜呜!”

前后二穴快感连成一线,这股浑厚的力量对准了轻飘飘的脑袋直冲而来。

快感浪潮先后席卷阴蒂、下腹部及两颗黑乳头,劈哩劈哩地使她颤抖不已。

“臭鲍女王必杀技要来了!大伙进攻囉!”

滋噗、滋噗──噗咻!

“我这边来的是土系大魔法吗……恰哩甲圣光弹喇!”

啪滋、啪滋──噗咻!

“尾刀就由我收下了!梅德‧引‧砸免──!”

噗啾、噗啾──噗咻噜噜!

以微妙时间差发起的精液三连击,精准击中了即将开始高潮的嘉颖!

一击脱离的三根肉棒各别牵引著淫水、粪汁与唾液飒爽地拔离出洞。

肉穴、屁眼与嘴里都灌满精液的嘉颖,终于能透过至高的淫吼达成高潮了!

“哦齁……!哦齁哦哦……!”

兴奋吸取精液的子宫!

“哦……!哦哦……哦哦哦……!”

排出恶臭稀粪的肛门!

“齁哦……!齁哦哦……!”

从鼻孔逆流而出的精液!

“来……来啦!嘉嘉的……!嘉嘉的……!受精高潮啊嘿欸欸欸──!”

噗呼呜呜──!

倾尽全力享受高潮的肉体喷发出前所未有的剧烈淫臭!

好险肥宅三剑客及时后退,不然他们就会跟嘉颖一起翻着白眼流口水了。

“啊嘿……!嗯嘿欸欸……!”

淅沥沥沥──

高潮之余漏尿脱粪又吐精的嘉颖,这下真是完全解放、爽到不能再爽。

在这之后,双方又连续乱交整整一个半小时,肥宅三剑客也真的是累坏了。

“来来来!母猪集合囉──!”

被肉棒插得意乱情迷的熟女们从沙发、桌上及地板爬向并排而坐的三人。

三张褪色的湿唇大大一开,便深深吸含住眼前这根飘出复杂气味的臭屌。

“嗯噗!嗯咕!噜、噜噗!嗯噜噜噗!”

玉珍年纪最大,对于肉棒的渴求也最深,一逮到机会就猛吸老二。

“嘶噜!嘶噜!嗯、嗯噗噗……!”

敏华的欲火也随着不断的高潮一直处于爆发状态,积极讨好眼前的肉棒。

“噗啾!噗噜!啾噜!啾噜!啾噗呜……!”

嘉颖则是从强制口交后就迷上了吹屌,每下都要深吸到底才甘愿。

肥宅们用粗腿将埋首吸屌的熟女脖子卡住,三块淫肉不约而同地颤抖喷汁。

“嘶噗!呜、呜噗噜……!”

渴望能多吸一寸肉棒的嘴唇用力降低。

“滋噗……!滋呜……!”

饱满鼓起的人中拼命拉长。

“嗯咕……!嗯、嗯噗呜呜……!”

一张张仿佛熟透章鱼般红通通的脸蛋,皆吹出了长长嘟起的章鱼嘴。

“喂!欧巴桑们!来张纪念照囉!预备备──”

“噗咕呜……!”(讨厌啦……!)

吸成章鱼嘴的口交脸──

“呜哇,这个一定要照起来!嘿嘿!”

“齁咕……齁哦哦哦……!”(嘴巴……闭不起来……!)

给肉棒定形后麻痺的O字嘴──

“嘛,最后果然还是得王道收尾啊。压好她!”

“不要啊……!小穴已经受不了了……!不想高潮了啊啊啊啊……!”

用上按摩棒与手淫的强制高潮──

等到玉珍、敏华和嘉颖相继被三剑客合力击败,已经是两小时后的事情了。

前后长达三个半小时、三人合计高潮五十多回的联谊终于正式落幕。

精疲力竭的肥宅们一人一脚踩着昏厥过去的熟女奶,大家都进入贤者模式。

“喂,你们不觉得……我们好像为了一时的欲望出卖灵魂吗?”

“其实我从第一次射精就在想,到底为什么要约三次元熟女啊……”

“这些家伙好像还想怀孕咧,都三十多岁的欧巴桑了。”

“三十……”

“……怀孕?”

脚掌深深陷入柔软的乳肉、或是踏着洗衣板的肥宅们忽然沉默。

然后──

“快、快把号码停掉!帐号也删掉!我才不想跟这种女人结婚啊……!”

“喔对!干!差点就变传说中的回收业者了!”

“待嫁熟女什么的最讨厌了啊啊啊!”

啪滋!啪滋!

三剑客对着玉珍的下垂巨乳、敏华的臭奶、嘉颖的葡萄干狠狠发泄一番。

待做了场美梦的熟女们被老二硬硬的服务生叫醒,肥宅们早已溜之大吉了。

《半年后》

月黑风高,繁华的市景街头出现了三名斗志旺盛的女子。

“冬天马上就要结束了,然而我们却还是单身……!谁要一起去联谊!”

著有“带球上篮”的一书流作家、玉珍!三十六岁!怀孕六个月!

以H罩杯闻名于联谊圈,但是奶子下垂得太严重,至今都没成功套牢过。

“加一加一!本月一定要钓个好男人结婚啦!”

IG妆甲部队教官、敏华!三十三岁!怀孕六个月!

以日新月异的浓妆技术称霸IG,可惜素颜没什么变,单身记录刷新中。

“今晚一定要摆脱处……我是说摆脱单身!”

自称实况偶像教主的两百粉频道主、嘉颖!三十一岁!怀孕六个月!

每次联谊都自称处女,鲍鱼却又臭又外翻,在圈子里被封为臭鲍公主。

三位女孩儿加起来也九……不……已经一百了……

但是!

就算冒着每个月都被玩完丢包的风险,三人组还是勇敢地面对命运的挑战!

“敏华、嘉颖!大家要同进同退哦!(可是我要先嫁人!)”

“没问题!这次(我)一定会成功!(妳们等著做伴娘吧!)”

“嗯嗯!我们一起去见王子殿下吧!(只有嘉嘉是公主欧☆)”

三颗孕肚信誓旦旦地相挺,各自的体味也随着肉穴咕啾一声敞开而加重。

她们的战斗将会继续下去──直到嫁……嫁掉……或是世界毁灭的那一天!

月黑风高,繁华的市景街头出现了三名斗志旺盛的女子。

“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然而我们却还是单身……!谁要跟我去联谊!”

传说中的未婚两性专栏作家、玉珍!三十五岁!

凭仗傲人的G罩杯横行于世,长相清秀,体态稍嫌丰满,弱点是奶子下垂。

“加一加一!今年一定要钓个好男人结婚啦!”

脸书妆甲部队教官、敏华!三十二岁!

以高超的浓妆技术出没于脸书,花枝招展地营造出玩咖气质,弱点为素颜。

“今晚一定要摆脱处……我是说摆脱单身!”

自称实况偶像的百粉频道主、嘉颖!三十岁!

贵为三人组最年轻的一员,擅长水饺魔术,有着做作和风阻小的弱点。

三位女孩儿加起来也九十有七了,可惜到现在都还是母胎单身。

如果连被称为人类交配期的夏季都以单身收场,这种人生岂不是太可悲!

──必须在还算是有胜算的现在套牢成功!或者至少也要被攻陷一次!

“这次不穿奶罩了,让那些笨男人以为我是好搞的女人!(脱处优先!)”

玉珍、自信满满地挺起给魔术胸罩勉强撑起的巨乳!

“今天是我的良辰吉日!要是内射一定中奖的啦!(然后补票!)”

敏华、从排卵受孕到奉子成婚的连锁战术准备出击!

“好耶!F杯垫成功了!再加上这个戳好洞洞的套子!(不娶就告!)”

嘉颖、用水饺魔术与洞洞特技组成的攻势牌组迎战!

为了提升联谊成功率,玉珍这次挑选的对象是从新竹上来的黄金单身汉。

但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KTV的全是跳楼大拍卖还卖不掉的肥宅。

“噗嘻嘻!熟女耶!嘛,奶子够大勉强算及格啦!”

“我这样才及……及格喔!”

唱歌的时候假装不在意让对方摸了奶,竟然还被对方嫌老!

不过没关系,这头肥猪看起来挺有钱的,两人互动也不错,玉珍决定梭了!

“妳妆好浓喔,素颜长怎样啊?是不是小鼻子小眼睛啊?”

“这个……!啊哈哈……!”

敏华精心打扮却被眼前的白目问起素颜,虽然恼火也只能逼自己陪笑了。

因为坐她身边的肥宅浑身散发出强烈的ATM力场,当然值得一拼!

“呜哇!假奶!这家伙贫乳啊!不行,我精神受创了!快给我亲亲赔罪!”

“吼唷!被发现了,亲就亲嘛。啾……嗯!嗯啾!啾噗!啾噜!”

嘉颖跟配对对象的电波倒是对得不错,喝了点小酒的两人更是一喇成欢。

毕竟她可是赛前就躲进厕所上大眼妆、绑双马尾,临阵磨枪成萌系妹子。

当玉珍羞红著脸露出大大的黑枣头,敏华已顺利牵着男方的手滑入内裤。

初次给男性爱抚的敏华舒服喘息时,嘉颖的内衣裤也被扒个精光了。

虽然三对一起做有点害羞,事到如今也别无它法──现在正是决胜时刻!

“呜恶!乳头好大好黑!果然熟女难度还是太高了吗……”

“别、别这么说嘛!我胸很大吧?那个乳、乳、乳交也可以喔!”

“用这种下垂奶推奶砲?不必!大可不必!”

“呜呜……!这样的话……!”

噗啾啾──!

玉珍鲜艳的红唇一嘟,就往被昏暗灯光照成一片灰暗的香肠嘴亲上去!

不料奶子揉够本的肥宅不吃这套,啪地一声就打向玉珍的下垂巨乳。

“啾噜!啾噜噜!呼!呼咕!啾咕!啾……哦齁!”

单方面热吻到头上冒出爱心泡泡的玉珍右乳一震,陶醉的表情倏地一颤。

“噗嘻!真不愧是现任欧巴桑,叫声很老派喔!”

“讨厌啦!我才三十ㄨ……三十岁喔!才没有那么老呢!”

“少──骗──人──啦!”

啪!啪!啪滋!啪!

“哦齁……!等……齁哦!齁哦!咕、咕齁哦哦!”

肥宅一手掐紧玉珍的左乳,一手啪啪地打响束挺起来的肥大乳肉。

比起疼痛感更优先捕捉到快感的玉珍,两颗大大的黑乳头这下彻底勃起了。

“喂!欧巴桑!奶头就够大了还好意思勃起啊!被打奶子很爽吗!”

滋啾──!

兴奋挺立的黑乳头被扭拉至变形,乳头及乳晕又疼又爽的玉珍流下了口水。

“齁哦哦……!别欺负人家奶头啊啊……!”

嘴巴上是这么说,其实她的双腿已经主动向玩弄乳头的肥宅敞开。

这么轻易开腿反而让肥宅毫无成就感,大红色的决胜内裤只迎来臭脚踩蹭。

咕滋!咕滋!

继酸痛不已的黑乳头给狠狠拉长,红内裤底下的淫肉也被踩出了水声。

“嗯齁……!奶头跟小穴都好舒服……!”

这个抖M欧巴桑意外地色情啊──肥宅股间不知何时也蠢蠢欲动了。

大而硬的黑枣头姑且不提,欧巴桑的私处又是什么样呢?

要是太过杂乱就换人吧。

“欧巴桑!内裤脱掉,让我看看!”

“好的,现在马上脱……嘿咻!锵锵──欧巴桑的白虎小穴哦!”

噗呼──

大红内裤刚脱下,马上就有股热呼呼的腥骚味直扑肥宅而来。

这和年轻女孩有着天壤之别、满怀受精欲望的肉穴味道顿时令他拳屌双硬。

“这一堆灰渣渣的臭肉穴叫什么白虎啊啊啊──!”

啪滋!啪滋!

老二硬挺的肥宅对着剃毛剃不干净、毛根又增长的灰渣肉穴就是一阵猛拍!

“噗齁……!不要打!齁!人家的!齁哦哦!小穴啊啊……!”

宽厚的掌心重重地打在湿润的熟龄鲍肉上,使其一次又一次地溅射出淫水。

每打一下,玉珍就随着突然的痛悦迸出淫吼,肥宅胯下的怪物也随之抖动。

下垂奶、黑乳头、灰渣肉穴,还隐约看得见腋毛……

明明是这种摆明没人追才贴过来的过期欧巴桑,肥宅还是他妈硬爆了。

事已至此,肉穴抽插不由分说!

“咕齁……!”

咕滋滋滋──啾!

粗长肉棒一出鞘就直插玉珍那又湿又腥的淫穴,很顺利地一次深插到底。

强壮的棒身将终于盼见第一个男人的阴道拉直,硕大龟头深深吻向子宫口。

“齁哦哦……!真正的肉棒进来啦……!插得好深、好舒服啊……!”

“噗噗!说什么真正的肉棒!欧巴桑,膜都没了还装处女就太超过囉!”

“是真的……!因……因为太寂寞了,用按摩棒自慰很多次啊……!”

“好啦好啦!跟妳这种色情欧巴桑讲话也是浪费时间,开干囉──!”

啾滋!啾滋!

龟头顶住子宫颈勇猛地抖个两下,把玉珍顶得肉穴一缩便开始了连环抽插。

男人肉棒比按摩棒多了体温与富有弹性的血管纹路,玉珍一吃就上瘾了。

遑论抽插方的技巧与自慰时的按摩棒拿法南辕北辙,插起来爽度完全不同。

从一开始就被迫与龟头玩亲亲的子宫,更是在肥宅的深度抽插中频频挨揍。

“哦齁!齁!齁!齁哦!好棒!齁!好爽啊!做爱超爽的啊……!”

“怎样?比妳一个人抓着按摩棒自慰还爽吧!”

“比自慰还爽……!被肉棒插比自慰爽多了啊啊啊……!”

“呼呼!这个下垂奶欧巴桑,看我干死妳!”

啪滋!啪滋!啪!啪滋!

爆筋肉棒每次插到底先是往子宫一撞,鼓胀的睾丸接着重重地冲击阴唇。

遍布阴唇之间的淫液染上睾丸的骚味,将玉珍的大腿溅出一片浓厚腥臭。

“齁哦……!齁哦……!我……我快忍不住了!要泄了啊……!”

“我才开始没多久耶?还要一直啪啪啪到妳腿软为止喔?”

“已……已经软了啦!齁哦哦哦……!”

给肥宅压倒在沙发上的玉珍酥麻地翘起双腿,被肉棒插几下又无力地垂落。

这双腿连扣住干着自己的男人的腰都做不到,只能瘫软在沙发与地板上了。

“呿!过期欧巴桑的身体敏感成这样,太恶心了啦!”

“就……就是很敏感嘛!齁!齁哦哦!不行了!真的!要去了啊啊啊!”

“OK!第一发就给妳这垂奶欧巴桑啦──!”

“哦齁……!精液射进来啦……!三十五岁的子宫受精了齁哦哦哦──!”

噗咻!噗咻!

利用熟女特有的汗臭与充足的肉体磨擦狠狠勃起的肉棒、顶住子宫口猛喷!

将子宫颈小嘴推得更开的马眼笔直注入浓热精液,小小的子宫迅速胀满。

在这股把玉珍冲得乱七八糟的高潮快感中,尚在射精的肥宅却是脸色大变。

“刚刚还说什么三十岁!原来已经是三十五岁的初老吗啊啊啊!”

啪!啪!

沾满两人热汗的汗臭大奶给愤怒的肥宅使劲甩打,不一会儿便整团发红。

“对不!齁!起嘛!齁哦!因为太想要受、齁、受精!哦!哦齁哦哦!”

沈浸在子宫灌满精液的热胀感中,玉珍再度因为连环掌乳爽得淫吼不止。

“居然搞上初老,真是恶心……算了,当做日行一善吧!”

噗啾!咕啵啵啵──

把肉穴整个撑鼓起来的阳具拔走后,消扁下来的淫肉接着吐出了浓白精水。

玉珍恍惚的双眼看到射后疲软的肉棒逼近脸庞,喜不胜收地嘟起嘴巴。

“嗯噜噜!齁噜噜噜!噜噗噜噜噜!”

裹满唾液的舌头从圈起的红唇间伸出,迫不及待地舔舐著带有腥味的空气。

“呜恶!就这么哈肉棒吗,这个老女人……”

虽然视觉冲击有点强烈,肥宅还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把老二伸过去。

“嘶噜!嘶噜噜噜!嗯、嗯咕!咕噗!咕噗!噜、噜噜噜!呜噜噜噜!”

玉珍的嘴巴宛如万能洗屌机,不一会儿就把老二上的残精舔得一干二净。

在她忙着清洁肉棒时,身旁的敏华才正要开始高潮。

“哦齁!哦齁!单身熟女的求偶甩奶舞来囉!”

双手高举抱头、露出杂毛丛生的腋窝,骑在男人身上晃奶起舞的正是敏华。

“齁以咻、齁以咻──!”

噗滋!噗滋!

滑稽吼叫声与上下甩晃的奶子每次合拍,骑着肉棒的屁股就深深往下压。

脱毛脱不干净的肉穴含住阳具滋滋地压扁,很快又随着上顶动作再度攀升。

单看她这伸缩性极好的淫肉,不禁让人联想到林林总总的拟真自慰套。

只不过这个自慰套流出的淫水实在是太多了。

“大姊妳是不是偷尿尿啊!我肚子上都是妳的水啊!”

“齁!齁哦!都是肉棒太美味的关系!齁!是肉棒的错啊啊啊……!”

“真受不了……奶子别停,继续晃啊!”

啪!啪!

给得来不易的肉棒主人掌了两下乳,浑身酥麻升起的敏华忍不住脸红淫吼。

“是、是的……!哦齁、哦齁!肉棒先生加油、齁、加油呀──!”

敏华的奶子虽不及旁边的玉珍,甩起来还是很有看头的。

这对骑乘没多久便汗光淋漓的乳房开始喷洒汗水,把肥宅身体都溅湿了。

“呜恶!好咸!大姊啊,汗都喷过来啦!”

“嗯齁……!肉棒实在太、齁、太爽了嘛……!停不下来呀……!”

“妳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能喷啊……”

噗滋!噗!滋噗!滋噗!

越骑越顺屄的敏华连自己高潮了都不知道,继续扬腋露毛大力摇啊摇。

挤喷出浓厚淫汁的屄肉舒服地隆起,跟着蜷曲的阴唇用力刷弄肉棒根部。

等到摇累了的敏华伏下身体、与肥宅两人满头大汗地热吻,攻守就此替换。

“啾噗!啾!啾!啾噜!嘶、嘶噜噜!嗯、嗯噗!嗯噗噜噜!”

“亲够了没啊!妳到底憋多久啊!这头母猪!母猪!”

啪滋!啪滋!

巴掌甩在敏华高高翘起的汗臀上,激起一阵带有汗沫的清响。

对敏华来说,只要确实地捕获肉棒,给男人边嫌弃边打着屁股也无所谓了。

只要熬过这一关……男人!饭票!未来的保障一次都能入手!

所以说──敏华啊!放开自我尽情地叫吧!

“──人家憋了三十二年!是整整三十二年没人干的母猪!噗嘻噫噫噫!”

“哈哈!跟旁边的阿姨一样是处女啊!不过这个穴早就松垮垮了不是吗?”

敏华强忍持续从肉穴及屁股往胸口渗漏进来的快感,热泪盈眶地大喊:

“是按摩棒……!一直一直、都在用按摩棒幻想被男人操屄啊……!”

“明明是处女吗!”

“是的……!明明是处女……!却自慰到小穴松垮垮了啊啊啊……!”

啪滋!啪!啪!啪滋!

搭著肥宅肩膀的敏华随上顶动作前后摇晃着,勃起乳头紧贴男人胸膛磨蹭。

乳头的刺激混入胸口这越发庞大的快感中,使她再次踏上高潮之旅。

咕啾作响的淫穴绞紧了肉棒开始喷汁,每插一下,敏华就忍不住迸出淫吼。

“哦齁……!高潮了!人家要被男人干到高潮了!嗯齁哦哦哦──!”

敏华的敏感体质让持久度其实不怎么样的肥宅太有成就感了。

要是换成比较合他味口的嘉颖,恐怕接连早泄的会是这根肉棒吧。

不管怎样,肥宅还是抱紧了这个发春又过期的多汗熟女,继续猛捣肉穴。

“齁哦哦……!高潮时候插也好爽啊啊啊……!”

在敏华爽到披头散发地大吼大叫时,另一根硬挺肉棒来到了她屁股前。

“哦……哦哦!”

硬梆梆的龟头裹满精液与淫水,甫一顶住深灰色的肛门便勇往直前!

“哦齁哦哦……!屁……屁眼也被插了啊啊啊啊……!”

滋啾!滋啾!噗!噗嘶!滋噜噜噜──

夹杂屁声与钻入声的肛门入侵在短短三秒内完成,紧接着是一段长驱直入。

后庭轻易被撞开的敏华浑身鸡皮疙瘩往头顶一冲,双眼轻飘飘地升了起来。

“齁……!齁哦……!”

噗滋!噗哔──

由于肛门被肉棒塞满,肠内臭屁泄出来的声音也变得相当可笑。

这阵屁息尚未从肉缝间排尽,就给开始抽插的肉棒捅出连串噗哔、噗啵声。

“搞什么啊这女人!背都是汗,屁还那么多!”

“你那还好啦!我整个身体都是她的汗耶!搞不好她还偷尿尿喔!”

“齁哦……!齁……!齁……!没有……!没有偷尿尿……齁哦哦哦!”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排气完毕的屁眼终于开始响起纯粹的屁股撞击声及抽插声。

捅著前后门的两个肥宅默契十足地轮流动作,一刻也不让她休息。

敏华恍惚的目光在风起云涌的快感中扫向一旁,与被搁置的玉珍对上眼。

“嗯咕……!咕呼……!呼……呼……!”

玉珍双手反绑于后脑勺,双腿劈直与旁边的东西绑着,嘴里咬了颗箝口球。

她的乌黑腋毛、黑乳晕和肚脐皆飘出汗臭,肉穴也插著嗡嗡作响的按摩棒。

原来玉珍配对的男人把她随便处置一番,就跑过来干敏华屁股了。

荣获两个男人疼爱的敏华不禁得意地笑,这张笑容很快又被肉棒撞到失神。

“呜齁!不!不行!屁眼!屁眼太有感了!齁!齁哦!哦哦!哦!”

“呜哇……该不会搞屁股也会高潮吧?这女人太弱了啊!”

“你来之前她就泄了两遍啦!林北还没射喔!”

啪滋!噗滋!噗、噗呼──

“又放屁啦哈哈哈!这个屁多的母猪!来喔!”

啪!啪!

热烈肛交中的屁股忽然吃了两记大力的巴掌,敏华再次浑然一颤!

“噗齁哦哦哦……!”

噗哔咿咿──啪滋!啪滋!啪!啪滋!

泄气似的屁声刚落下,接着是连串越撞越激烈的肛奸声响。

察觉到自己很快就要在屁股迎来三度高潮,敏华与她的子宫不禁慌了。

要是插入肉穴的阳具迟迟不射精,不就希望落空了吗?

无论如何都要让它射精──然而受制于粗屌的敏华也只能苦苦哀求了。

“哦齁!齁!人家要!齁!精液!齁哦!排卵、齁、期啊!让我受精啊!”

听着这个全身喷汗的熟女如此不要脸地坦白,肥宅们笑了。

“噗哈哈哈!喂喂!这家伙说什么?排卵期?想受精?搞笑啊哈哈哈!”

噗滋!噗滋!

捅著多汁淫鲍的肥宅边笑边干,似乎更来劲了。

“说了啊说了啊!还刻意挑排卵期打砲,是有那么急喔!”

啪滋!啪滋!

来回穿梭于肛门括约肌和肠道之间的肉棒也动得越来越快。

敏华尽管羞红了脸,事到如今也由不得她选择,唯有赤裸地面对欲望。

“受精!齁!想受精啊!齁哦!想当人妻!天天被肉棒干的人妻啊啊啊!”

“好啊!想受精是吧!那我就射给妳!前提是妳的屁股能受孕啦──!”

噗滋滋──噗咻!

“啊啊……!”

热暖精液如肥宅所言往敏华体内大肆喷出,感受到暖意的敏华酥麻地颤抖。

然而精液喷洒的对象并非蓄势待发的子宫,而是刚挤入直肠内的粪便……

“不是那边啊……!子宫……!子宫要精液……!不是大便啊啊啊……!”

“都给妳精液了还囉嗦!来,受精完毕后就是生宝宝囉──!”

“咦……齁哦哦!”

噗啾──!

与肛门合而为一的肉棒忽然抽走,敏华的肚子顿时咕噜咕噜地滚了起来。

沾满精液的大便开始排出,被搞得服服贴贴的肛门括约肌全然阻止不了。

“不要……!人家要的……!人家要的……!才不是大便宝宝啊啊啊!”

噗哩!噗哩哩哩──

“来喔来喔!熟女脱粪实况!”

伴随无限羞耻展开的脱粪光景给肥宅录了下来,敏华又羞又爽地迸出哀鸣。

“大便宝宝出来了……!全部都拉出来了……!哦齁哦哦哦──!”

看到这女人连拉屎都能爽到失神,底下的肥宅这下真的怒了。

“竟敢!”

噗滋!噗滋!

“拉屎!”

噗滋!噗啾!噗滋!

“在本大爷身上!”

噗滋!咕滋!噗滋!噗滋!

“妳这个大便也会高潮的变态老女人啊啊啊啊!”

愤怒满点的肥宅在短短四句话内进入最大加速,噗噗噗地把肉穴往死里干!

以脱粪收尾的第三次高潮尚未落幕,敏华马上又被肥宅顶到眼珠子乱颤!

“齁哦哦!齁!来啦!齁哦!精!哦!精液!齁哦!精液啊啊啊──!”

“这么想要就给妳吧!怀孕了我才不管啊──!”

咚噗──!

粗壮龟头强势地撞向子宫,把颈口深深压扁!

“哦齁……!”

噗咻──!

笔直喷射的精液突破颈口黏液,把终于盼到精子的子宫一鼓作气灌满!

“子宫……胀起来了!好多精液啊啊啊!敏华、受孕成功啦啊啊啊──!”

如愿以偿被灌饱子宫的敏华,不一会儿便万般满足地翘高屁股猛喘息。

肥宅们从她包包里翻出按摩棒,将她前后二个臭穴牢牢地堵住。

“呼……!呼齁……!终于……!受孕……成功啦……!啊嘿……!”

不管怎么说,满身汗臭又脱粪流精、还嚷嚷着受孕的熟女实在太恐怖了。

现在只剩正在台上玩搔痒游戏的嘉颖。

这对电波契合的男女至今仍未开干,但是嘉颖已经明显要撑不住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死哈哈哈!真的要死掉啦哈哈哈哈……!”

嘉颖双手抱头、露出光溜溜但带有臭味的腋窝,两条腿犹如螃蟹般弯开。

身后的肥宅用涂满润滑液的手往她身上又摸又搔,把她逗得涕泪不止。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噗嘻哈哈哈哈!不!不要啦哈哈哈!人家腋下超敏感啦哈哈哈……!”

刚操完敏华的两人见状,二话不说便挺著鸡巴参战!

“奶头咕啾咕啾──”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奶头怕痒啦哈哈哈!”

“小穴咕啾咕啾──”

“哈哈哈!哈嘿!噫嘿!不……不要插穴穴的时候搔痒啦哈哈哈哈!”

玩得正尽兴的肥宅看到肉穴被人捷足先登,气得给嘉颖一记童子拜观音!

噗滋──!

“哦齁……!哦……!哦哈……!啊哈哈哈……!”

肛门被滑溜双指深深插入、往两侧扳开的嘉颖淫吼后马上又笑了出来。

“奶头不要搔了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嘿!人家的屁眼……!”

噗啾滋滋──

相比早被搔出满窝淫水的肉穴,干燥后庭被一口气打开的刺激感十分强烈。

就连正被搔奶头而爆笑不止的嘉颖,也在合体瞬间扭曲了笑容。

“呼齁……!齁……!呼……!呼……!齁哦哦哦……!”

嘉颖想用换气来舒缓双门齐开的激昂感,不过还是露出了舒爽失守的表情。

“齁哦哦……!”

乒!乒!

两根深插到底的肉棒不约而同地抖动,也让耸立于平地的黑乳头一并颤抖。

“喔喔!这阿姨奶头会动耶!因为胸部太平的关系吗!”

滋啾、滋啾──黑葡萄干给一旁的肥宅长长揪起,让嘉颖是又刺又爽。

“齁哦……!奶头……!穴……小穴!还有屁眼……!”

“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啦!总之开干囉──!”

“妈的,第一次竟然是屁眼……算了!嘉嘉!我也要开始干妳囉!”

前后两穴波动一起,屄肉与肠肉纷纷喜悦地颤动,嘉颖滴下了兴奋的泪水。

“哦齁……!人家终于脱、脱处了……!还是两穴一起……!”

“喂喂搞什么啊!这是熟女脱处大会吗!明明每个都没有膜啊!”

“那……那是因为……”

“又是因为太寂寞所以天天用按摩棒搞自己吗?一点新意都没有啊!”

真想不到同病相怜的姊妹们会在这时候背叛自己啊──

嘉颖给操着肉穴与屁眼的肥宅们一嫌,都忍不住讨厌起沙发上的两人了。

要给男人留下好印象……那就只能说点小谎!

“哎、哎呀!嘉嘉我有遇过狂热粉丝的说!被对方指、指奸什么的……”

“凭妳这过期臭鲍?少骗人啦啊啊啊啊──!”

噗滋!噗滋!噗!啪滋!

双根驱动的肉棒一前一后开始暴冲,马上把耍小聪明的嘉颖顶得酥麻不已!

“对不起噫噫……!其实人家是无趣的处女臭鲍真是对不起噫噫噫……!”

虽然嘉颖的肉穴是三个熟女中最干净光滑的,但她本身体味实在太重了。

即使除毛彻底、不留残渣,浓厚气味仍然团团环绕奸着她的肥宅们。

连站在一旁玩弄她乳头和阴蒂的三号肥宅都不免染上这股味道。

能够在气味上压制住肥宅臭的熟女臭──这是嘉颖比多汗的敏华凶猛之处。

“齁哦!齁哦!肉棒!齁!好大!哦!好爽!哦哦!受不了啊啊啊……!”

爽感十足的肉穴汁溅射不止,浓厚淫臭味自然也全力喷发!

嘉颖闻到自己的味道更嗨了,包夹她的两根肉棒却有些怯步。

“我说啊,不觉得这家伙身上很臭吗?”

“你越干她,臭鲍味就越来越重了啊……”

“嘛,也只能好人做到底……干鲍干到底囉!”

光闻现在的气味就有点可怕了,不难想像嘉颖高潮时的淫臭会有多么恐怖。

得在臭鲍高潮时一并射精,伤害才能降到最低──肥宅弟兄们达成了共识。

两团肥肉往中央的嘉颖一夹,人肉三明治沿途滴汁、颤抖著来到沙发区。

嘉颖的臭鲍喘息不过两三秒,立刻又给上下两根肉棒捅得淫吼猛发。

就在这时……

“齁哦!齁!齁……齁噗!嗯、嗯咕!啾咕!滋咕!滋咕!滋噗!”

伴随着一根直插嘉颖嘴巴的肉棒──肥宅三剑客合体了!

“竟然能让我们使出合体技,不愧是臭鲍女王啊……!”

滋噗!滋噗!滋咕!啾噗!

正攻担当的肥宅以最粗最大的肉棒沐浴著臭鲍味、猛捣淫汁横流的肉穴!

“她的肛门开始缩紧了!就快要成功破甲啦……!”

啪滋!啪滋!啪!啪!

输出役的肥宅边抽插嘉颖的屁眼边拍打这对大屁股,把她干得屁声连连!

“白精之星助我力量!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噗啾!噗滋!咕滋!噗滋!

牵制手的肥宅两腿横跨于沙发,抱紧嘉颖的头就把她嘴巴当自慰套猛插!

“嗯咕!咕!咕噗!滋噗!滋啾!滋噗!齁!齁噗!齁呜呜……!”

淫肉早已承受不住肉棒猛攻,肛门又被捅得热辣爽快,嘉颖再也忍不住了。

尽管嘴巴给肉棒堵住而吸得满脸涨红,嘉颖此刻的舒爽之情全部写在脸上。

“齁呜……!齁咕噗……!咕……咕齁呜呜!”

前后二穴快感连成一线,这股浑厚的力量对准了轻飘飘的脑袋直冲而来。

快感浪潮先后席卷阴蒂、下腹部及两颗黑乳头,劈哩劈哩地使她颤抖不已。

“臭鲍女王必杀技要来了!大伙进攻囉!”

滋噗、滋噗──噗咻!

“我这边来的是土系大魔法吗……恰哩甲圣光弹喇!”

啪滋、啪滋──噗咻!

“尾刀就由我收下了!梅德‧引‧砸免──!”

噗啾、噗啾──噗咻噜噜!

以微妙时间差发起的精液三连击,精准击中了即将开始高潮的嘉颖!

一击脱离的三根肉棒各别牵引著淫水、粪汁与唾液飒爽地拔离出洞。

肉穴、屁眼与嘴里都灌满精液的嘉颖,终于能透过至高的淫吼达成高潮了!

“哦齁……!哦齁哦哦……!”

兴奋吸取精液的子宫!

“哦……!哦哦……哦哦哦……!”

排出恶臭稀粪的肛门!

“齁哦……!齁哦哦……!”

从鼻孔逆流而出的精液!

“来……来啦!嘉嘉的……!嘉嘉的……!受精高潮啊嘿欸欸欸──!”

噗呼呜呜──!

倾尽全力享受高潮的肉体喷发出前所未有的剧烈淫臭!

好险肥宅三剑客及时后退,不然他们就会跟嘉颖一起翻着白眼流口水了。

“啊嘿……!嗯嘿欸欸……!”

淅沥沥沥──

高潮之余漏尿脱粪又吐精的嘉颖,这下真是完全解放、爽到不能再爽。

在这之后,双方又连续乱交整整一个半小时,肥宅三剑客也真的是累坏了。

“来来来!母猪集合囉──!”

被肉棒插得意乱情迷的熟女们从沙发、桌上及地板爬向并排而坐的三人。

三张褪色的湿唇大大一开,便深深吸含住眼前这根飘出复杂气味的臭屌。

“嗯噗!嗯咕!噜、噜噗!嗯噜噜噗!”

玉珍年纪最大,对于肉棒的渴求也最深,一逮到机会就猛吸老二。

“嘶噜!嘶噜!嗯、嗯噗噗……!”

敏华的欲火也随着不断的高潮一直处于爆发状态,积极讨好眼前的肉棒。

“噗啾!噗噜!啾噜!啾噜!啾噗呜……!”

嘉颖则是从强制口交后就迷上了吹屌,每下都要深吸到底才甘愿。

肥宅们用粗腿将埋首吸屌的熟女脖子卡住,三块淫肉不约而同地颤抖喷汁。

“嘶噗!呜、呜噗噜……!”

渴望能多吸一寸肉棒的嘴唇用力降低。

“滋噗……!滋呜……!”

饱满鼓起的人中拼命拉长。

“嗯咕……!嗯、嗯噗呜呜……!”

一张张仿佛熟透章鱼般红通通的脸蛋,皆吹出了长长嘟起的章鱼嘴。

“喂!欧巴桑们!来张纪念照囉!预备备──”

“噗咕呜……!”(讨厌啦……!)

吸成章鱼嘴的口交脸──

“呜哇,这个一定要照起来!嘿嘿!”

“齁咕……齁哦哦哦……!”(嘴巴……闭不起来……!)

给肉棒定形后麻痺的O字嘴──

“嘛,最后果然还是得王道收尾啊。压好她!”

“不要啊……!小穴已经受不了了……!不想高潮了啊啊啊啊……!”

用上按摩棒与手淫的强制高潮──

等到玉珍、敏华和嘉颖相继被三剑客合力击败,已经是两小时后的事情了。

前后长达三个半小时、三人合计高潮五十多回的联谊终于正式落幕。

精疲力竭的肥宅们一人一脚踩着昏厥过去的熟女奶,大家都进入贤者模式。

“喂,你们不觉得……我们好像为了一时的欲望出卖灵魂吗?”

“其实我从第一次射精就在想,到底为什么要约三次元熟女啊……”

“这些家伙好像还想怀孕咧,都三十多岁的欧巴桑了。”

“三十……”

“……怀孕?”

脚掌深深陷入柔软的乳肉、或是踏着洗衣板的肥宅们忽然沉默。

然后──

“快、快把号码停掉!帐号也删掉!我才不想跟这种女人结婚啊……!”

“喔对!干!差点就变传说中的回收业者了!”

“待嫁熟女什么的最讨厌了啊啊啊!”

啪滋!啪滋!

三剑客对着玉珍的下垂巨乳、敏华的臭奶、嘉颖的葡萄干狠狠发泄一番。

待做了场美梦的熟女们被老二硬硬的服务生叫醒,肥宅们早已溜之大吉了。

《半年后》

月黑风高,繁华的市景街头出现了三名斗志旺盛的女子。

“冬天马上就要结束了,然而我们却还是单身……!谁要一起去联谊!”

著有“带球上篮”的一书流作家、玉珍!三十六岁!怀孕六个月!

以H罩杯闻名于联谊圈,但是奶子下垂得太严重,至今都没成功套牢过。

“加一加一!本月一定要钓个好男人结婚啦!”

IG妆甲部队教官、敏华!三十三岁!怀孕六个月!

以日新月异的浓妆技术称霸IG,可惜素颜没什么变,单身记录刷新中。

“今晚一定要摆脱处……我是说摆脱单身!”

自称实况偶像教主的两百粉频道主、嘉颖!三十一岁!怀孕六个月!

每次联谊都自称处女,鲍鱼却又臭又外翻,在圈子里被封为臭鲍公主。

三位女孩儿加起来也九……不……已经一百了……

但是!

就算冒着每个月都被玩完丢包的风险,三人组还是勇敢地面对命运的挑战!

“敏华、嘉颖!大家要同进同退哦!(可是我要先嫁人!)”

“没问题!这次(我)一定会成功!(妳们等著做伴娘吧!)”

“嗯嗯!我们一起去见王子殿下吧!(只有嘉嘉是公主欧☆)”

三颗孕肚信誓旦旦地相挺,各自的体味也随着肉穴咕啾一声敞开而加重。

她们的战斗将会继续下去──直到嫁……嫁掉……或是世界毁灭的那一天!

您可能也会喜欢…